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火炬动力港 >> 正文

【荷塘】智斗(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现在的对手不是角斗、绝斗,而是匀速推手,只在突然间的躲闪,造成对方判断的失误,较力变成智斗。

——题记

【一】

话说,一位老翁教孙子识字,写了个折字,孩子不认识,看了看说:“爷爷,你写错了。”说罢往折的斤上加了个点,又在字周围画了个圈。老翁问:“这念啥?”孩子念道:“拆!咱这满大街都是这个字,你都不认识,还教我呢?”要说这个“拆”字可谓是全中国二十一世纪在墙上写得最多的一个字,堪称世界之最,有人统计过已爆蹦吉尼斯世界记录。可以说这个字的威力已盖过八级地震,超过原子弹的冲击波……

闲话少叙,书归正题。京畿之地的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同样处在加圈拆的冲击波范围之内,房倒屋塌,残恒废墟,在城南近郊的一片拆迁工地上,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干瘦汉子,正举着矿泉水瓶子中的液体劈头盖脑淋浇了一身,并吼叫着要点火,这下把在场的工人、管理人员、围观路人都惊了一身汗,几个管理人员紧急商议了一下,110赶到了现场,疏散了人员,放弃了设备,停止了施工。

市长鲁智接到报告,立即召集有关部门研究了这起抗拆事件,为稳妥推进拆迁工作,决定调有拆迁经验、稳重精干的辛书田副区长担任领导,负责做好动员拆迁户的工作,处理疑难问题,保障拆迁计划付诸实施。副区长辛书田接到任命后,悄然来到拆迁现场。经过一番明察暗访,情况越来越明晰,思路也逐渐接近难点、疑点,情绪也开始兴奋起来。原来,最硬的钉子户竟是自己同校同级的同学崔景先。老辛想起这位大仙邋遢模样儿,禁不住笑道:“乖乖,当初全班最怂的家伙,竟然敢单打独斗了,真是粪堆里埋夜明珠,屈材啦!现在撞在我枪口上了,和我交手还不是鸡毛毯子上掉根毛,小意思啦!”

事情远没老辛想象得那么简单,超出老辛设定的范围少说也有三公里。可老辛是啥人?应变能力之强超过应急预案,他一出手,能打出三五个招的主,纵有你崔景先刀枪不入,我老辛火烧水淹也得把你搞软了。用老辛的话讲:“就怕工作太平淡,就怕下棋没对手,就怕困难不刺激。

”可眼前的对手是老同学,此人在学校是三拳打不出一个屁的主,蔫坏的萝卜辣死人,咬人不叫的熊茬。他打电话想约崔景先出来聊,遭到拒绝。老辛冷冷一笑,揣着一斤驴肉找上门去了,哎,还得说明是晚上九点以后去的。

崔景先打开门看了辛书田一眼,不冷不热地问:“干啥呀?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呀!”老辛笑呵呵地走进屋,举举手中的驴肉问:“有酒吗?咱喝两盅。”崔景先说:“你少虚情假意的,你个大区长还没腐败够啊,甭净拿话挠痒痒。”老辛说:“老同学,有你这样的吗?我这上赶着敬着捧着你,丢了老牛撵兔子,还弄不清楚谁个大小啦!”说着,把驴肉放在桌上:“把你存的好酒拿出来吧,铁公鸡,今天非要拔掉你几根毛不可。”崔景先说:“咱这穷人哪来的啥酒呀?有也给你们这些贪官送了。今天咱不喝了,君子之交嘛。”“喝,抱着葫芦不开瓢,死脑瓜子筋呢。”老辛坐在桌子旁,从怀里往外掏东西,崔景先冷笑道:“你这葫芦里又卖什么药啊?有事说事别给我这送金条了。”老辛把扑克往桌上一摔笑着说:“给你送金条,想媳妇吹喇叭,你想得美。来,咱来两把。”崔景先眼珠一转:“嘿,你小子,把乡镇那套又捣腾出来了,用这套给我戴嚼子,我可不吃你这一套,咋着吧?”老辛摆弄这手中的扑克牌说:“有眼力,行,同学一交手,难免咬一口。俗话说:‘刀快不怕老牛皮,火烈不怕生柴枝。’咱打开天窗说亮话。”崔景先说:“你绕多大圈子,也得绕回到原点来,说吧,不就那么回子事吗?”老辛说:“痛快,那咱们就念叨念叨。”话归到正题上,把事儿摊在桌上,一一梳理起来。

全民经商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市林研所当然也存不着净土,领导班子一商议,把靠近公路的六十亩地出租创收。瞬间,无人问津的皮毛之地变成人来人往的交易市场,有种子站,农药化肥经销中心,甚至种猪场。崔景先就是此时离职“下海”,办起了种兔试验场,租期二十年,来往的人多了,一些特色小吃,酒店也像蘑菇一样纷纷钻出菌种袋,露出脑袋来。此一时,彼一时,随着全省造城运动的兴起,全市的规划做了大的调整和改变,原林研所开始回收出租土地,要说这二十年的租期已到,按合同、照法律回收不应该有什么大问题,很快,大部分租户签定了补偿合同,纷纷撤出租用地块。却只有三户不但不签合同,还举着标语到市政府上访,声称租期不到,补偿太低,拆迁人员以武力相胁。后来发生了抗拆自焚未遂事件。按理说,你租用人家的地,人家要用,你给人家退回去不就完了,况且租期已到,人家并未刁难你,还按地面实际建筑面积进行了补偿,应该可以了吧?可拆迁人员怎么也拔不掉这颗钉子。因为这三户人的中心人物就是崔景先,人家是农大的副教授,知书明理,人家知识分子,是国家重视、保护的对象,他一煽动,当然是有一定作用的。

既然是知识分子,国家的法律条规总比别人明白吧。这里确实有原因,因为,林研所里有内鬼,要不他崔景先怎么敢跟政府交手维权呢。崔景先把话题转来此处说:“既然政府给了拆迁补偿款六千万,却拿出一千万来补偿,不是挪用专款,就是腐败,所以我要维权,和腐败分子一决雌雄。”老辛想问此话的根源,崔景先摇着脑袋说:“这事儿你一查就知道,甭管谁说的,让我出卖同志,当汉奸,没门!”老辛笑道:“打死你也不说是吧?好,老同学,你反映的问题,我认真核实一下,如果是真的咱一分也不留,如果不实,你也得有个态度。”不等老辛说完崔景先站起来斩钉截铁地说:“如果没这回子事,我马上搬走,绝不给政府添乱。”“好,咱就这么着,也省得我抱着铁耙子亲嘴,自找钉子碰啦。”

解铃还须系铃人。老辛顺藤摸瓜,很快找到了当事人,林研所会计林丽丽。林丽丽说:“开始以为上边拨过来六千万都是用来拆迁补偿的,后来见到批文才知道其中包括林研所的搬迁建设经费,对租户只有一千万的补偿款。”老辛问:“这种情况你为什么不跟崔景先解释清楚呢?再则,这种事你为什么要告诉老崔呢?”林丽丽支支吾吾地说:“因为孩子要报考研究生,求老崔帮着找找关系,就顺嘴给他透了透风。后来,我跟她解释,他不阴不阳地说:说啥呢?钱跟谁有仇啊,眼红了吧,你们再多挪点。甭以为佛祖都对你们没办法,我要向纪委举报你们,弄不好把你们的纱帽翅摘了。与民争利,霸占民财......他骂骂咧咧根本不听劝,哎,全赖我这张嘴,给领导造成多大麻烦。”老辛说:“这也是个教训,不引起注意,就会让别有用心的人钻了空子,甚至制造混乱,本来是一棵白菜两棵葱的事儿,现在弄成这么复杂,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林丽丽低头喃喃地说:“知道了,区长。”

【二】

老辛回到拆迁指挥部屁股还没坐稳,崔景先推门跟进来笑着说:“咋样儿,了解清楚了吧,林研所挪用补偿资金,这背后的事儿你也该查清楚,现在的腐败可不得了啊。”

老辛说:“景先,我正要找你呢。你说的情况和我掌握的不大一致,人家款项用途明明白白,你想就你养这么几只兔子,国家竟拿出卖牛的钱来补偿,到头来你还是不知足,那才是狗熊打算盘,尽糊涂帐了吗?”

“行了,行了。”崔景先打断老辛的话说,“谁不知道哇,你们是官官相护。”

老辛争辩道:“是非自有公论,人家林会计可以和你当面对质。”

崔景先愤愤地说:“她想对质,也不对等啊,我这农大教授,大小也是个人物,她算个啥,无非是革命队伍里的叛徒,变节分子,蒲志高,王连举。”

老辛说:“你这教授大账不算打小账,我看你那个景字真该改成水井的井。”

崔景先冷笑道:“说我是井里的蛤蟆,短见是吧?”

老辛说:“啥年代了,还不换个新词,那叫横竖都是二!”

崔景先急了:“嘿,我就二这么着,知识分子不再是臭老九,穷棒子也有翻身的时候。”

老辛说:“翻身也不能琢磨国家,沾色则迷,遇财起意,那可不是你。”

崔景先跳脚骂道:“你懂个屁!现在讲的是以人为本,大账小账我算得清楚。”

“是啊,你比陈景润算得都清楚。”老辛不客气地回道。

崔景先说:“你等着,自有人来收拾你。”

“谁收拾谁啊?”随着声音,市纪委执法室主任大老李走进来。

老辛说:“李主任,你怎么来了?”

大老李笑道:“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因为我得收拾你们呢。”

崔景先一听乐了:“您是纪检委的吧?我叫崔景先。”

大老李笑道:“噢,大教授,就是那位钉子户?”

“不客气。”崔景先说着回身对老辛说:“辛书田,纪委的同志来了,你们聊吧,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谁怕谁?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待吧你。”说完转身走了。

大老李和老辛坐下,大老李说:“人家把你告了,我来听听情况。”

老辛把掌握的情况逐一向大老李作了汇报,最后说:“李主任,如果是强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未签订补偿协议,主要是他漫天要价,狮子大开口,还以教授享受政府津贴为名提高自己的补偿价格。”

大老李说:“在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时候,我们要保持冷静的头脑,清醒地分析情况,既不能导致极端事件的发生,损害群众利益,更不能激化社会矛盾。对这种特人特例,要上小灶,打政治仗,以免他们制造混乱,造成影响。我倒有个想法,我们现在对问题总是藏着掖着怕乱。可人家就利用我们这个怕字,造成你的被动,甚至损坏政府的形象。我想我们是不是也主动出击,变被动为主动,改变调整工作方法,把问题挂到网上去,任人评说,让群众明白真相。”

老辛想了想说:“李主任,你的想法我举双手赞成,早就该这么干。可市长鲁智同志不一定同意,他们求稳怕乱,啥事都推着干,谁不知道快换届了。”

大老李说:“你不要想着领导的心思,你到底敢不敢?人家威胁你们,如不答应条件,就在网上曝光,人家不怕,你倒怕了,打铁的不硬和泥去算了。”

老辛笑道:“有您这话,我心里就有底了,上网!不会瞄准别放枪,不会买卖别经商。是非曲直,任人评说。”

“对喽,力求公平,一把尺子裁人。”大老李笑道。

老辛说:“这样一来,咱这可就热闹了。”

大老李说:“怕啥?群众的眼睛自然雪亮,你敢把事实放在太阳底下晒,恐怕闹事儿的人早逃得无影无踪了,因为太阳底下会把细菌杀死,把虱子、耗子撵回到阴暗角落。”

老辛说:“是啊,咱们胸怀坦荡,干吗不站直了和他理论,他发微博,咱据理说明。就是怕市领导不同意,他们想的是平稳过渡,但求无过。”

大老李说:“保全自己,躲避退让,党和政府的威信何在?选择沉默,犹豫不决,只会招来不明真象的人更多质疑,而通过微博发消息,形成与网民的互动,对突发事件有效切割,当做情绪的减压阀,这就好比汽车在夏天火热条件下容易爆胎,就需要放一放气一样。豆腐炖骨头,有软还有硬。”

老辛激动地说:“李主任,听你这么一说,咱心里有底了,就这么着,当面锣对面鼓,来他个明打明敲。”

大老李一拍大腿说道:“对,咱们是沙滩上走路,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

癫痫的日常护理方法
武汉癫痫病治疗偏方
治疗癫痫病的全新方法有什么

友情链接:

不忘故旧网 | 家里好多蚂蚁 | 中年失足妇女 | 网络创业网 | 怎么在网上 | 无形资产入股比例 | 年级下册数学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