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李连杰真功夫视频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孤单到天明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有些人注定今生擦肩而过,来生惊鸿一瞥后从然离去;有些人注定孤单,羡艳的外表下,却只有一颗孤寂的心;华美的外衣下,心却只有孤单的角落。

——题记

一、婚纱之恋

微凉的光线透过十指缝隙吹凉了我的眼,趴在公车的窗户上,紧紧贴着泛着白光的玻璃,这块玻璃上有着一道裂纹。食指在裂纹上摩挲着,不停地打着转,吐出一口白色的雾气,在窗户上画下一个又一个圆圈。画个圈圈寄语,如果一切是一个圆圈,永远可以回到最初的定点,那该多好。

早些高跟鞋漂亮的身影,都已经远离了我的脚踝,剩下的就只有永远的白色球鞋。

粉色的布景,花瓣雕漆的门廊,巨幅海报的艳丽,幸福的脸庞,充斥着我的视觉神经,我提了提衣领,深吸一口气,走进了我梦寐以求的“幸福光点”。

“我想……拍一套婚纱照……”像是鼓足了勇气一样,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指着那一套他说的穿在我身上一定是最美丽的婚纱照,我的眼睛有些朦胧的雾气,我的指尖有些微冷的发抖。

“小姐,您是一个人拍?”那厢接待我的小姑娘,脸上的一闪而过的惊讶没有逃离得了我的眼,就像那段我们期望的爱情逃脱不了命运之眼一样的灼人眼眸。

是啊,如果他在的话,我还会是一个人吗?

穿上白色婚纱,在落地镜面前,抬头挺胸却依然是累得直不起腰来,我的身心是疲倦的,尽管我尽量努力掩饰自己,但还是徒劳无功。

任凭他们将我像提线木偶一样的摆设,我的眼中除却了忧伤,那还见得明亮的光影,嘴角突然笑了,因为我好像又看到了他,是他,在向我慢慢走来,伸出的手还是一样的温暖,我的心醉了,我的眼睛会笑了……

二、情牵一线

我叫蔷薇,蔷薇花的“蔷”,蔷薇花的“薇”。

从小我就秉承了母亲的厚望,为了教师的目标努力奋斗,鼻梁上的眼睛一路从200度飙升到800多度,成了名副其实的四眼妹。在漫漫书海中翱翔,一艘小帆船承载不了太多的东西,所以除却了学习以外的东西,都被舍弃在海浪中,包括了我曾经心中所小有期盼的爱情。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母亲开始鼓动我向着爱情远征军开始迈进,加入大部队,看着我鼻梁上厚重的眼睛,她开始动摇起我不换隐形眼镜的信念。

毕业后,顺利地成为了一家幼儿园的老师,顶着实习老师的“光环”开始了我的教师生涯。一直忙忙碌碌,节日的时候以为得闲了,但是看着领导满面春风一脸堆笑的下达指令,布置学校环境。一直从早上忙到晚上,天空有些微暗,天边的白洁云早已退去,留下的只有单一的灰暗,趴着靠近圣诞树的梯子,缓缓地小心翼翼爬上去,挂上准备好的礼物。

我的平衡力一向不怎么好,甚至有些弱,身边的人都说没见过像我这么没有平衡感的人,总想要反驳,但是对于事实总是无力争辩,我愿意在事实面前低头承认。

脚下生滑,整个身体摇摇晃晃地,我很明显地感觉到了自己将会和大自然亲密接触,此刻唯一能做的便是闭上眼睛不要看到自己狗啃泥的那一刻。

芳草的味道沁人心扉,鼻尖传来了一阵芬芳,身下没有想象中来的生疼,只是青青草坪的毛刺还是刺得皮肤有些微疼,额头上传来明显的刺痛感,让我下意识地睁开了双眼。

“啊!啊!啊……”这一刻从地上弹起来的速度,比我之前每每体育课上百米冲刺全班女生第一的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眼前从地上缓缓起来的,拍打着身上尘土的男子,下巴上胡子拉渣,蓬松的头发,使劲揉揉惺忪的眼睛打量着我的他,开口便是一阵戏谑:“欧巴桑,你再叫我的耳膜都快被震破了。”

“欧巴桑???”讶异地指指我自己,我不禁审视了自己一番,为了工作方便,围着围兜,穿着宽松大衣的我,一身粗布麻衣倒还真是有些欧巴桑的风格。但是,即便这样我也不允许这个比我还欧巴桑的大叔来说我,恰好在我生气的时候,操起口袋中一块硬硬的东西扔了过去。

“你还真大方。”大叔避开了我的攻击,手中白色的硬物扬了扬,更是戏谑道:“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你就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谢啦……”说着,大步跨上机车驾座,启动了油门。

“我的手机!”才看清楚,一时糊涂把我啃了一连半个月馒头换来的手机落入了“贼人”之手,脚下生风地追了上去。

“我叫刘铭俊,记住了。”大叔的车倒回来,我的手机安然无恙地回到了我的手里,只听得机车再次启动远去的时候,刘铭俊拽不拉叽地叫出一声:“蔷薇花喜生于路旁、田边或丘陵地的灌木丛中,跟你很配啊……”

诧异着,盯着远去的背影,我不禁有些莫名,“滴滴”手机很配合地叫出了声,将我从思考中拉回现实,翻开手机消息,这条没看过怎么被打开了:“蔷薇,别忘了明天的同学聚会……”

原来,气得我直跺脚,那个机车男真是“败类”,偷看别人的消息,正当我一阵咬牙,领导从身后转出来,幽幽开口着:“蔷薇你头上这是怎么了?”闻讯让我疑惑又着急地跑到了厕所的镜子面前,“啊……”一阵叫嚣,头顶上满头的枯草落叶,真实夭折了我那一头秀发,剩下的只是鸟巢的雏形。

“蔷薇花喜生于路旁、田边或丘陵地的灌木丛中,跟你很配啊……”机车男的话在耳畔响起……

这天天气很不错,晴空万里,空气、阳光、心情都很不错,哼着轻快地调子,迈着悠然自得的步伐,踏着宽敞的路面,穿过马路,“滋……”刺耳的刹车声,让我一回头便看见了“噩梦”中的他。

“嗨,蔷薇。”刘铭俊始终一张欠扁的脸,只是下巴上显然没了胡子拉渣。

“胡子呢?”上下打量着刘铭俊,不禁冒出一句:“别以为没了胡子就认不出来你了……”

“呵呵,那我还真是荣幸之至。”刘铭俊踩着机车的脚似乎要从上面下来,我眼明手快地伸出手打下一辆车,弯腰进去。

“本来想让你省一笔打车费的,看来你似乎不需要啊……”刘铭俊踩动油门,戴上头盔,继而敲了一下车窗道:“你是不是怕我啊?”

“笑话,我怕你?”我扬起了头,直逼刘铭俊的视线道:“我那是……赶时间……司机,麻烦前面九江华道。”

“小姐,那边堵车厉害。”司机的话像是一块巨石扔进了小河,扑通痛!

“我倒是知道一条捷径,不过只有我这机车可以进了,要不要我载你一程?”刘铭俊的嘴角挂着分明是“嘲讽”的笑容,让人看了不禁“啪啪……”

“不需要!”撇过头去,却清楚听的司机幽幽开口,以过来人的口吻道:“男朋友都这样了,你就去吧。”

“男朋友?”正当我还要辩驳的时候,司机突然下车来,打开了车门,刘铭俊在车门外提着另外一只头盔递给我:“拿着,坐好了。”

不情愿却又没办法,谁让我赶时间,一咬牙坐上了机车后位,听的刘铭俊一声:“坐好了!”的我,不禁嘟起了嘴。

风呼呼地从耳边吹过,吹散了刚才的气呼呼,看着刘铭俊娴熟的车技,避开了不少让人惊险的一幕,让我的心在七上八下九个弯之后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九江华道下来,刚一站定想要出口道生谢谢。

“俊,你来了,人家想死你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走上来,对着刘铭俊一阵娇滴滴,看的分明刘铭俊的鼻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后退着:“你,你谁啊?”

“我是丽丽啊,你不认识我了?”叫丽丽的女人似乎很受伤,对着刘铭俊火热的态度不难看出两个人曾经激情岁月的辉煌,果真丽丽靠上刘铭俊的肩膀道:“你好坏哦,那天你还……”

“咳咳咳……”忍不住咳嗽起来,转过身这跟我无关,摇摇头耸耸肩迈开大步离去,身后刘铭俊一脸着急地摆手压根是没被我看到。

幼儿园的工作虽然很繁忙,也很累,但是看着孩子们一双双充满好奇的眼睛,再多的辛苦在被抱怨之后又化作缕缕清风飘散。今天来的时候感觉有些心绪不宁,眼皮一直跳个不停,用了贴也不行,还是乱跳。

“蔷薇,有人找。”门卫大叔的话将我从班级里抽身出来,看到刘铭俊的一刹那,我终于对今天一直眼皮跳有了正确的注解。答案已经很显而易见了,看着一张熟悉的欠揍的脸,今天虽然换了一身干净斯文的行头,但是还是依然掩饰不住他原本的“痞子”气息。

“我在工作,你有什么事?”看着刘铭俊微笑着,从机车后座拿出的档案袋,让我一阵疑惑,看着他突然严肃的神情让我一下子意外万分,才知道他是代表他们单位来找我们谈事情的。是关于教育合作方面的事情,“并购”,两个醒目的大字,原来他是代表他们公司来详谈并购方案的。

领导不久以前还提及过,很快会有公司有可能并购我们幼儿园,总之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我刚就业,就要失业吗?打量着眼前的刘铭俊,很想问一句:“你们有考虑过幼儿园所有员工集体失业的问题吗?”想来,这也跟他们无关。

“你们放心。”刘铭俊缓缓开口着,打断了我的沉思:“等公司并购幼儿园之后,你们还是在公司重新规划的幼儿园里面工作。”

“哦……”喃喃应了一声。

“不好了,不好了……”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我很快清楚地知道是从我们班上传来的。

三、密语三千

小溪晕倒了,一脸苍白,嘴唇发紫,浑身抽搐,让我满头大汗着急地匍匐在地,惊呼道:“小溪,你不要吓老师,你怎么了?”

“送她去医院。”刘铭俊抱起小溪,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抱起小溪直奔校门口,那辆机车在我看来,此时却是充满了希望和神圣的光芒。

“你抱着她上车。”接过小溪,躺在我怀中的消息呢喃了一声,很痛苦的表情,让我的心也跟着纠结在了一起,坐上后车座,看着机车呼啸而过,路上的人纷纷让行,速度飞速起来,流着冷汗的小溪一定要坚持住。

医院里匆忙的脚步声,来回穿梭的人流,刘铭俊一直帮忙照顾着小溪的事情,恍然间有了一丝错觉,好像是为了孩子担心不已的父母,在医生救治孩子恢复的情况下,终于松了一口气,相视一笑,深吸气呼气,总算是停歇下来。

“这次谢谢你。”我松了口气,抱着感激的口吻对刘铭俊说着话,心里话的感激是当时最真实的心情。

“这么感激我。”刘铭俊又恢复了本色,凑近道,“要不,你以身相许好了,看在你还算讲究的这个相貌下,我就勉强接受了……”

“刘铭俊!”三个字刚出口,就听见身后护士长一脸温和道:“小姐,请你安静,这里是医院。”

“哈哈……”刘铭俊特有口吻的大笑,做着夸张的姿势,让我不由等了他一眼,假装挥起了拳头,他的电话恰好响起,接过电话只听得有些求饶的口吻道:“拜托大哥,上次你那个什么丽丽,就是因为你托我帮你相亲的事情又找到我了,想到她我就一身疙瘩,这次这个什么莎莎,你还是自己消受吧……”

看着疑惑的我,刘铭俊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解释或者是澄清些什么,讲述起了作为那个乌龙哥哥的“胁迫”,让身为弟弟的刘铭俊代替自己相亲,然后就演出了一幕又一幕的乌龙情史……

“这样啊。”我装的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回头认真地思考,“可是,你说这么一大堆给我听是为了什么呢?”

“我想你不要误会我。”刘铭俊拍拍自己胸脯道,“我可是一身清白的好青年啊!”

“好好好。”连说三个好字,拿起身边的矿泉水,大口地喝着,不去看一边的刘铭俊有些颓废的神情,不知是不是他被我打败了还是无语了。

多年的好姐妹要结婚了,很早就收到了她的请柬,还有发出的伴娘邀请,本来想说是已经做了两次伴娘的我,不想印证了超过两次伴娘就嫁不出去的“传闻”。但是,思前量后,还是感性战胜了理性,毕竟是好姐妹的婚礼,推辞是不太礼貌,毕竟也不像是我的个人作风。

婚礼现场布置的很浪漫,就像当初好姐妹的老公求婚的时候,请我们一起帮忙策划的求婚大作战一样,承诺了好姐妹一个浪漫唯美的婚礼,言出必行是好姐妹选择了这个作为老公的决胜条件之一。

带着深深地祝福,陪着好姐妹出嫁,那天彩球纷飞,那天的天是那么的蓝,人是那么的幸福,缘分是那么的巧妙,因为他也在这个婚礼上出现。

“嗨,又见面了。”刘铭俊伸出的手,让人无法拒绝地伸出手迎合着,手心的温暖传来,好姐妹老公的声音响起:“原来你们认识啊,那就不用我和小雨再给你们介绍了。”

“你们?”小雨的脸色有些讶异,还有一些激动,突然莫名的笑容和得意的笑容参加在一起,让我看的有些被设计的感觉,身后听到小雨和老公窃窃私语着:“你说,他们两个是不是有戏啊?”

“你说咱俩会不会有戏啊?”刘铭俊凑过来小声道:“咱两还真是有缘。”

“恩。”我恩着点下头,嘴里还藏着没吞下的蛋糕,只是随意地回答着,顺便咀嚼着我的软化蛋糕。

“嗡嗡嗡……”头顶上马蜂飞过,愣是让我呆在那边,这可是我最害怕的东西。眼睛滴溜溜地顺着马蜂飞行的方向盘旋着,感觉浑身血液僵持着,就大量着马蜂,千万别蜇我一口,祈祷着,感觉马蜂越飞越近,果真冲向了我的鼻子,我已经做好了变成红鼻子“女巫”的心理准备了。

“啪!”重重地声响,我的鼻子上直直地血淋淋地躺着马蜂的尸体,而刘铭俊的手上拿着的苹果昭示着他拿苹果砸我的事实,事实虽然是砸死了马蜂,但是也让我的鼻子宣告“散架”。

“刘铭俊!”不管是否合情合理的场面,抄起身旁的苹果就追了上去。

继发性癫痫会遗传吗
广东癫痫病医院排名
癫痫病治好了还会在犯吗

友情链接:

不忘故旧网 | 家里好多蚂蚁 | 中年失足妇女 | 网络创业网 | 怎么在网上 | 无形资产入股比例 | 年级下册数学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