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美容院泡澡多少钱 >> 正文

【筐篼文学·小说】渴望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下了一夜的小雪,早晨没出息的我又掉泪了,掉下酸楚的泪。唉,我以前是可爱的“小东东”,现在我已经没有名字了。我心里明白“姓”是不会改变的,名字是必须得改了,“可怜”不仅是我的名字更是我的代号了。

我也不是特清楚,我为什么从“可爱”变成“可怜”的。厄运好像一下光顾了我,命运似乎在一夜之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我真的接受不了,身心倍受打击,然而我得活着,必须顽强的活着。

我虽不是名门之后,也非将门之秀。

依稀记得,我的妈妈有着一身黑得发亮的短毛,一双不大的眼睛奕奕有神,总是发出那样温暖的光,不胖不瘦的身材,走起路来优雅大方,主人特喜欢的喊她“妞妞”。

有一天我们正在家里玩得开心,听见门铃响起来了,主人一溜小跑的去开门,那时我还很小,很害羞,赶紧躲到妈妈的后边,不敢吭气了,害怕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妈妈好胆大呀。站在客厅中间迎接着客人,用温和的眼睛和客人对望着,摇着她那漂亮的尾巴,似跳起了慢巴一样的欢迎着客人的到来。只见客人笑容满面的走近我们娘俩,伸出手摸摸我妈妈的头说:“妞妞,你真乖,居然还记得我。”之后就准备抱起我,我看见妈妈急了,眼睛里有火,嗓子里在低吼,鼻息重得很,尾巴低垂着,嘴巴咧开着,牙呲着。

我怎么感觉害怕呢?我从没经历过这阵势,我有点懵。客人急忙抽回手说:“妞妞,别怕,只是看看你的宝宝,不会有恶意,更不会伤害它的。”我看见妈妈的神情有些许的放松了,我也不那样紧张了。

主人说:“小王,快坐,我们家这对狗狗母子可爱吧?我是特喜欢,妞妞,我养了两年了,已经变成家庭的一分子了。它特懂事,每天下班听见我上楼的脚步,就等在门口迎接我,见到我甭提多开心了。这家伙机灵得很,见到我不开心的时候,它也不那么欢实了,总是在我脚前脚后地跟着,就像一个保镖一样。有时我心烦对着它乱吼几声,它就可怜巴巴地趴在那里,像似等待着我的发落一样。瞅瞅它那副神态,有时自己就不好意思起来了,想想也是,我对一条狗发什么火呢?它不就是一条狗嘛,我至于火气那么大吗?大家都是生命,真不该对妞妞吆五喝六的”。

客人说:“别说会喘气的、活蹦乱跳的了,就是一盆花草养的时间长了,一件家具用的时间久了,我们都有一种依恋之感,一种无以言表的爱惜之情,何况这通人性的小东东了呢?”

我的主人很善言谈,也很有学问,涵养也不错,温厚的脾气,爱笑的脸庞,睿智的话语。然偶尔发起脾气,那也是凶得很的。我有些怕怕。

他们坐在沙发上,氤氲在清茶飘散上来的气息里,品着清茶淡淡的香气,言来语去,聊着地北天南,聊着家庭,聊着工作,聊着孩子,聊着汶川的那次大地震,聊着拳击足球,还聊着什么奥巴马怎么怎么的。他们聊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听得我的晕头转向。

让他们瞎聊,我和妈妈玩去。

我们娘俩就在客厅里疯来疯去地玩开了,一会儿滚皮球,一会儿去咬妈妈的脖子,一会儿叼起妈妈的尾巴,一会儿用我那小小的爪子拍拍妈妈的脸,在地板上撒娇打滚,我撵上去咬着妈妈的嘴。妈妈用佯怒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妈妈没生气而是特怜爱我,所以我就特开心地疯着。今天我真呀嘛真高兴,真高兴,真高兴。

调皮的我也没忘记去搅扰一下主人,谁让他们聊得那样的热火朝天呢?就好似我们娘俩不存在一样的。我悄悄地叼下主人的拖鞋,主人吃惊地、笑呵呵地看着我。我在他们面前跑动时,两人时不时地摸摸我的头,乐得我屁颠屁颠的。

我也试着友好地悄望一眼客人,然后快速地收回眼神。就这样,心还是砰砰地跳,紧张极了,太小的我,还没怎么见过陌生人,更没有见过什么世面。

也不知玩了多久,我累了。顺势趴在沙发跟前就睡呼呼了,更不晓得睡了多久,反正迷迷糊糊的我,听见客人说:“李师傅,时间不早了,谢谢你,今天我就不带它回去了,辛苦你再养几天,改天我再来。”

“没问题,它实在太小了,才二十多天。那过几天你再来吧,我就不答应别人了。”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吓了我一小跳,但没有影响到我的休息,我又继续地睡呼呼了。

主人是个节俭之人,但绝不是小气之人。他就是不喜欢铺张浪费,不喜欢攀比罢了。我和妈妈虽然不是天天美味佳肴,然经常会改善生活的,比如牛奶,排骨,鸡翅,鸭掌之类的也是常有的。

主人是不允许我们浪费的,如果我们浪费了,主人会指着食物狠狠地训斥我们,因此从小我就懂得节俭。这样无忧无虑,无烦无恼的日子,我只知道疯玩傻乐了。

时间过得真快,再过几天我就满月了,也该过春节了,我心里美滋滋的乐,想着作为狗狗第一次和主人一起过年,心里充满了期待和憧憬。

晚上门铃又想起来了,正在忙活的主人说:“来了来了。”

我妈妈也摇着尾巴望着门口,在开门的一瞬间,我认出来了,不就是上次的那个小王吗?有过一面之缘,已经不算陌生人了。他今天又来和主人侃大山来了,心里这样想着,就去和妈妈疯了。

今天有点奇怪,小王没坐多一会儿就要走了。主人麻利地拿来一个纸箱子和一些绳子,抱着我抚摸了又抚摸,然后就把我放在这个箱子里了。我妈妈急得边叫边用脚挠箱子,想和我呆在一起。主人说:“妞妞,一边玩去,别闹,听话,快一边去。”

我有些害怕,就趴在那里不敢动了。

主人说:“今天晚上不用喂了,明天早晨出门前,一定记得给喂些吃的,肉片了,火腿了,牛奶了都行,千万别饿着肚子坐那么远的车,它毕竟太小了。”

“好的好的。就是好几个小时的车程哩,不敢马虎的。谢谢你,李师傅。”

倏忽间,不知发生了什么?怎么感觉我在升高?而后忽忽悠悠地在前进一样。

陡然之间,听见我妈妈在发疯般地呼喊,似带着哭腔在呼喊,撕心裂肺般地呼喊着。

瞬息,我就泪流满面了,不知他们把我妈妈怎么了?是什么让我妈妈如此地难过。我就开始不安分地在纸箱子里乱动。我太想出去了,赶紧看看我妈妈怎么了?我都快急死了,怎么还是出不去呢?妈妈你这样地呼喊,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了,平时从没见过你这样撕心裂肺地呼喊过。我心里生生的疼痛,我一遍遍地呼喊着妈妈的同时,感觉我飘的速度在加快,越来越听不见妈妈的呼喊了,心想,主人到底带我去哪里呀?去干什么呀?此时此刻我真的害怕了,胆怯了。

功夫不大,我听见用钥匙开门的声音,接着我就感觉不倒那样忽忽悠悠的了,好像稳稳的着地一般不动了。这时我听见说话了:“小东东,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了。”

这怎么是小王的声音呢?我的妈妈呢?我的主人呢?我急得泪挂腮了。

接着小王又说了:“小东东,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番,明天一大早我要带你回去见小主人了。他可是聪明调皮淘气,他最喜欢你,你们两个一定会成为好玩伴的。”

我的小主人?我的最佳玩伴?我彻底被小王这话整晕了。算了,不想了,今天我算是出不去了,我就乖乖地呆在这里吧。

第一次离开我的妈妈,我的主人,我的家。心里虚虚的,怕怕的,告诉自己安静点,乖点,以防不测之事发生,就这样在万分恐惧和思念之中,度过了一个难眠的夜晚。

清晨,我早早地醒来了。我的眼睛有点痛,我的胸口有些难受。内心里装满了恐惧,还是不要捣蛋的好,我这样和自己说着。我乖乖的,傻呆呆地趴在纸箱子里,没多久我感觉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原来是小王也就是我的新主人,给我拿来一根火腿肠,平时我是比较喜欢吃的,可是今天我没有一点儿胃口。我只是抬眼看了看小王,看了看那根火腿肠,就又趴在那里不动了,感觉泪又一次涌了出来。小王温和地说:“小东东,吃点东西,不要饿着自己的肚子,空腹坐车太难受了,快吃吧。咱们马上就得赶早班车了,否则误了点,咱们今天就回不去了。”

我还是木讷讷地发呆,没有吃早餐,也没有出声,就这样目光呆滞地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想着我的妈妈。

几分钟之后,我又飘忽忽地前进了。明白这就是去赶车了。唉,和妈妈,和主人一起过年的愿望看来是泡汤了,我不知将怎样度过我生命中的第一个春节?心情沉重极了。

边飘忽,边听新主人说:“小东东,乖乖的,一会坐车可不敢乱喊叫,那样就糟糕透了,也许你的生命会就此结束的,知道吗?你要晓得厉害关系哟,不过只要你乖乖的就平安无事了,小东东听明白了?”

这可真把我吓死了,我感觉心在狂跳,头上似乎也有汗,更是大气不敢出。绝不能在刚刚出生三十天就玩完了,活着活着,一定要活着,我反复叮咛自己,也为自己打着气。

我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加之没有胃口,我一天都没有吃一口饭,喝一口水,头发晕,眼冒星,感觉就要休克了,此时我特想妈妈,千万不会就此诀别吧?

新主人带我乘汽车转火车。

终于听见一个孩子喊:“妈妈,妈妈快看,爸爸回来了,还把礼物给我带回来了。”心想这应该就是我那个小主人吧?

“宝贝儿,快来让爸爸看看,长高了没?才两个月没见,你小子又长高了一截子,赶明儿个一定是个棒棒的,帅帅的男子汉。”

“儿子,爸爸没有食言,把你最喜欢的狗狗带回来了。你食言没有哇?”

“爸爸,我也没有食言,我努力学习了,期末考试老师表扬我有进步呢。是不是妈妈?”

“是的。妈妈去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表扬王帅有进步的。”

“儿子,给。”

“忽”的一下子,我差点晕死过去,原来我的小主人,把我接过来了。这小家伙不好好走路,边走边跑边转圈,我的妈呀,我真的快完蛋了,看来我是真的过不去这个年了。

这一路把我颠得五脏六腑都快错了位了,感觉我好像是不平稳地在飞一样,听着咚咚跑动的声音。

“开门开门——”

“哎呦,帅帅回来了。”

“快看我爸爸送给我的礼物。”接着重重的把纸箱子惯到了地上了。听到我的小主人继续喊“妈妈,剪刀在哪里?快点给我拿来。”

天那,这是干嘛?这一路虽然没被折腾死,这回真的是要丢命在剪刀下了?此时,命已定,害怕也没用了,索性不害怕了,听天由命吧。阿门。

只听见,咔嚓咔嚓,然后一抹亮光窜了进来,接着一个有着顽皮笑脸的男孩(这应该是我的小主人吧?)睁着大大的眼睛,笑嘻嘻地看着我。原来不是要我的命,太幸运了,阿门。

说声迟那声快,我的小主人伸出双手,不由分说地就把我抱了出来。照着我的脸“啪”的一下亲了一口,我哪里见过这样的见面礼,实在是不适应,晕得我不行了。

小主人也许是太喜欢我了,最初到来这几天,小主人只要一有时间,就抱着我,亲我,给我梳洗打扮,给我喂水喂食的。然我依旧高兴不起来,特想我的妈妈,想原来那个温馨快乐的家。

我的这个小主人,大约有六七岁的样子,一双忽闪闪的大眼睛,一张顽皮的脸庞,说话走路就似一阵风一般,关键是他脾气不太好。

小主人今天也许是生气了,回来就气鼓鼓地抓住我的尾巴,照着我的小脸就是两巴掌,我真不知道为啥?我是又害怕又疼痛,挣脱以后,浑身乱抖的我,迅速躲到床底下不敢出来了。他趴在床边喊“你个死小东东给我麻溜地滚出来,否则,一会我就不理你了,你听见没有?”。

听到这样的喊话,我哪敢出来呀。心想不理我才好呢,你倒是天天理我,那我也实在太受罪了,一天不是拧着我的脖子,就是拉着我的爪子,要不就是揪着我的小尾巴,再不就照着我的脑门咚咚两拳。这不,今天我这张小脸又一次被光顾了,现在还火辣辣的呢。唉——

我趴在床底下,可怜巴巴地盼着天黑,盼着我的小主人上床睡觉。以便让我也喘息一会,吃口饭,喝口水什么的,好好的安静一会。

人们都用孩儿脸来形容三月天,看来一点都没错。

小主人高兴之时,对我好得没话说,和我在家玩,和我说悄悄话,带我去遛弯儿,还带我去离家远一点的那个小公园,偶尔碰见他的小伙伴,就骄傲地说:“看,这是我爸爸送给我的礼物,我特喜欢,我每天和它在一起玩,烦恼都跑了,开心得不得了。”

小主人对我好的时候是真好,给我吃好多好的东西,给我喝特仑苏牛奶,心疼地说我太小,吃不了骨头,就不给我骨头吃了,而是整块整块的肉或者鸡腿,还悄悄地给我留一半肯德基,那时我就觉得我好幸福,他怜爱地摸着我的头,拥抱着我,亲吻着我。我幸福极了。

可是幸福的时光总是那样短暂,小主人脾气不好的时候总是多于好的时候。

那天下午放学,急乎乎地抱起我,抓住我的爪子就给我剪指甲。哪里是剪指甲嘛?分明是剪肉,剪得我的爪子血糊糊的,疼得我死去活来,汪汪地狂吠不止,他狠狠的压着我,我动弹不得,任其剪得血肉模糊,我一瘸一拐的好些时日才好。这不又拉过我,说是给我掏耳朵,看见那个金属棒棒我就哆嗦,趁其还没有拉住我之时,我又一次趴到床底下盼天黑了。

如此聪明的小主人就是脾气不太好,太贪玩的他,也不好好学习。上课小动作太多,放学作业完成也不及时,导致老师多次找他妈妈谈话,成绩自然是不值一提了。

他妈妈是一个干练秀气的女人,说话做事尽管很麻利,似乎感觉她的思路不是太清晰。她真的是特爱我的小主人,只要是他不调皮,努力学习,她就一脸的阳光灿烂,也是抱着我的小主人,又是亲,又是吻,又是大加表扬的,心肝、宝贝的不离嘴,并且再多奖励一份零花钱。然我的小主人要是考得不好,或者老师把家长提溜去了,那可就糟了,和我的下场一样的惨,训训很正常,拳脚相加,皮肉之苦一点也不稀罕。

药物来治疗癫痫病
治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老年癫痫病发作时怎么护理

友情链接:

不忘故旧网 | 家里好多蚂蚁 | 中年失足妇女 | 网络创业网 | 怎么在网上 | 无形资产入股比例 | 年级下册数学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