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无形资产入股比例 >> 正文

【丁香青春】熙媛三十了(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大年过了,又恢复了上班下班,吃饭玩手机、睡觉看电视的日子。楚熙媛觉得日子就是复制粘贴,今天和昨天没什么两样,但是也没什么不好。

可是今年和去年似乎有些不一样。妈妈一直在叨叨:“熙媛啊,你都三十了,三十而立,知道吗,你眼里也该有点活了。”

“熙媛啊,别老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小宝该上幼儿园了,你赶紧送去,你都三十了,别老要人提醒。”

“熙媛啊,大宝的玩具你放哪了?三十岁的人了,总这么丢三落四的,唉。”

老妈一口一个“三十岁了”,楚熙媛莫名恐慌起来。三十岁应该怎样?从二十九到三十也只是大了一岁而已,为什么跟二十八到二十九不一样呢?

楚熙媛不是韩国人,虽然取了个类似韩国女孩的名字。楚熙媛相信当年的妈妈必定也是个韩剧迷,因为这名字就是妈妈取的。只是当年韩剧也像如今这么流行吗?但楚熙媛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韩剧迷,只要有韩剧,她可以一集一集跟着追,不分白天还是黑夜。纸巾用了一张又一张,来他们家玩的大宝学校的小朋友奇怪地问:“你妈为什么哭啊,是你爸欺负她了吗?”大宝不以为然地说:“不用管我妈,女人都这样,你越理她,她越来劲。这是我爸说的。”于是这个家里孩子们在一旁玩得热火朝天,楚熙媛哭得伤心断肠。

“熙媛啊,你如今三十了,可不再是小姑娘了,看个电视再这么哭哭啼啼的,有失体面。”

妈妈一再提醒,楚熙媛自己也觉得三十了,再在人前看电视哭泣是有点那个了。至于哪个她也说不清,可是妈妈说的话总归有道理。可是楚熙媛又控制不住自己哭泣,于是只好转回卧室继续断肠伤心。

楚熙媛从小学习成绩好,不用家里人操心,长得也招人喜欢,顺风顺水地大学毕了业,进了一家银行工作至今,经人介绍的对象也是门当户口,郎才女貌。婚后生了一双儿女,凑成一个好字。跟父母住,家里足够宽敞,白天请一保姆,帮着熙媛妈照顾孩子。如今大宝上了小学,小宝进了幼儿园,熙媛爸也从局座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家里顾得过来了,就把保姆辞了。一家六口人其乐融融。楚熙媛是闺蜜圈里的人生赢家。

忽忽就到了三十了。三十而立,三十而立,楚熙媛听得头都大了。

三十岁的楚熙媛其实跟二十三四的楚熙媛并无二致,仍旧是顺直的长发,圆圆的脸蛋,仍旧是纤细的身材,甚至眼神都仍旧是二十三四刚出校门时的眼神。怎样才算三十而立?这个问题让楚熙媛人生第一次审视自己。

“熙媛,出门记得把垃圾带出去。”看到熙媛换鞋准备出门上班,熙媛妈赶紧叮嘱一句。

“知道了。”楚熙媛不耐烦地应了一声。每天都这事。走到电梯口,熙媛妈又追出来说:“路上当心点,你来那个了,记着不能吃太凉的东西。”

“妈,你烦不烦,我都三十了。”

“好好好,我烦,你三十了,而立了,不用妈妈烦了……”

电梯门把熙媛妈的唠叨和无奈的笑挡在了外面。

刚到银行,还没来得及倒杯茶,老妈的电话又追来了:“熙媛,记得一会给大宝的老师打个电话。”

“妈……”

“好,我不烦,我不烦,我这不是怕你忘了嘛。”熙媛妈赶紧挂了电话。

今天大宝有些拉肚子,要请一天假。老妈不说,熙媛还真给忘了。

想起刚上大学那会,老妈一天一个电话,从吃饭到穿衣到交友到学习,老妈事无巨细,一定要问个明明白白,交待个清清楚楚,楚熙媛抗议了好几回,老妈才改成一个星期一个电话。但是宿舍里“妈宝”这个外号楚熙媛想躲都躲不了了。

刚大学毕业家里就给介绍了对象,熙媛妈说,姑娘家岁数一大,好男人都给人挑走了,嫁人一定要趁早。然后顺理成章地,结婚,一个接一个地生孩子。如今家里大宝六岁,小宝四岁。楚熙媛觉得家里就是添了三口人而已,生活并没有多大变化。

可是今天楚熙媛忽然生了忧虑:我都三十岁了,难道还是妈宝?

先不管这个,赶紧给大宝老师打了个电话,请了个假,工作就正式开始了。

楚熙媛是柜台营业员,一旦开门营业,客户就像流水一样,不曾断过。这么多年了楚熙媛早已习惯了,客户再急,她都可以不慌不忙地把操作流程一丝不苟地操作下来,这么多年楚熙媛的出错率几乎为零。楚熙媛觉得自己填单子,数钱,敲章,打印单子,简直就像一架机器,按照既定的流程操作即可,不带任何感情。

中午几个柜台工作人员轮着吃午饭,吃过午饭继续一遍一遍重复早已操作过无数遍的流程,当然下午要比上午清闲些。到五点下班。

楚熙媛回到家时,丈夫霍达也刚刚下班到家。霍达是市组织办的一名干事,用他们的话说,是编制内混吃等死的一批人。可是很多同学都羡慕楚熙媛有个公务员老公,工作稳定,收入尚可,最主要有时间陪着熙媛。这倒是的,霍达的休息时间很充裕,只要楚熙媛有时间,霍达一定陪着爱妻游山玩水,美其名曰“出去走走”。霍达长熙媛五岁,当初相亲时,熙媛妈说,男人大几岁知道疼老婆,准没错。

确实没选错,这么几年,霍达一直都很疼爱楚熙媛,即便有了两个孩子。

晚上习惯性地枕上霍达的肩,抚摸着霍达不是很发达的肌肉。楚熙媛忽然想到:自己爱这个男人吗?这个问题跳出来时,楚熙媛吓了一跳。结婚七年了,孩子都已经生了俩,自己怎么忽然想到这问题了。可这问题一跳出来就再也跳不开。楚熙媛离开丈夫的肩膀,背过身去。她无法躺在丈夫怀里想这个问题。

霍达不是韩剧里的男孩形象,霍达就是融进人群中转瞬不见的人。相亲的时候,母亲说,男孩子家的父母都是做老师的,这样的家庭出来的孩子家教好,不惹事,对家庭有责任感,而且还是个公务员,方方面面的条件都很不错。当初没见到霍达的时候,突出的是这些个条件,见了霍达后,存在的似乎仍旧是这些条件。条件相当,门户相当,年龄也合适,然后就进入恋爱的必修课,看电影,逛公园,压马路,牵手的心跳,亲吻的激荡。再然后自然就是拍婚纱照、举行婚礼。至于房子装修,酒席办多少桌,那是父母的事,楚熙媛念头都不曾往那转过。楚熙媛现在想起来,自己的恋爱与结婚,就像是上完了小学上初中,上完了初中上高中一样,完全是时间推着自己前行。她从来就不曾想过有另一种选择,另一种活法,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

这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

活了三十岁了,她从没细想过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现在的生活就是自己想要的吗?

听着霍达的呼噜声,楚熙媛仔仔细细地打量丈夫。相较于刚认识那会,霍达脸上的肌肉有些松弛,腿和胳膊都大了一圈,尤其是肚子,完全就是一中年男人。楚熙媛忽然觉得身边这个男人很陌生。结婚七年了,她了解他吗?他究竟是她的爱人,还是生活强塞给她的丈夫?

楚熙媛被自己一个接一个的念头吓到了!

妈妈知道了一定会说自己不知足,一定会说自己电视看多了,不现实。当初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楚熙媛原本是想填服装设计的,她希望将来自己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服,那多拉风。可是爸妈说,这个专业将来工作前景不好,还是学金融的好,爸妈有熟人,毕业后可以安排到银行工作。楚熙媛申辩都不曾申辩一下就习惯地接受了意见。

从春到夏,楚熙媛脑子都很乱。她也不再钟情于韩剧了。换一个角度看,韩剧真的好幼稚,好无聊。

楚熙媛又出错了,这是她今年第二次出错,上次她只是把客户的个人信息搞混了,而且在客户还没离开银行时及时叫住客户更改了。客户是个看上去很有修养的男人,倒也没说楚熙媛什么,很配合地更改了。这一回却是犯了个大错,客户存了12000,楚熙媛在存单上写了120000。下班前例行结算才发现这个错误,楚熙媛当场呆若木鸡,冷汗泠泠。打客户电话,电话关机。银行只好报警处理。

楚熙媛不知自己怎么回的家。回到家,只听见妈妈嚷嚷:“熙媛,出什么事了?啊……你别吓妈妈呀……你怎么这么一副丧魂落魄的样子?”

看到妈妈,熙媛似乎稍稍安定了些。不管什么事,妈妈总有办法的。

熙媛妈妈听完后,拍了拍胸口,长吐一口气:“哎哟,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你这孩子到底没经什么风浪,多大的事,看把你吓得。”然后又叫,“老头子,老头子,你快出来!”

熙媛爸听完事情经过后,倒没熙媛妈这么轻松,他打了个电话给银行的熟人,了解事情进展。

熙媛妈在一边说:“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坏的结果就是赔钱,这点钱咱家还赔得起,瞧把孩子吓得。退一万步说,就算丢了这份工作,我家熙媛还年轻,另外找份像样的工作也不是难事。这点事,总也不至于坐牢吧,瞧把我们熙媛吓得,三十岁的人了,还像个孩子。”

熙媛忽略妈妈后面的话,却抓住了前面那句。对呀,如果因为这事银行把自己开除了,那就可以另外找份工作了。楚熙媛竟然高兴起来。如果可以另外换份工作那多好。熙媛恢复了往常的神色,逗弄起大宝小宝来。

由警方出面似乎事情容易得多,楚熙媛一再给客户道歉,一再检讨自己给人添麻烦了,让人到银行重新办理了出入账业务,赔偿问题可以商洽。

最终银行给楚熙媛记了大过,扣了这个月奖金,估计年终奖也会打折,但是楚熙媛期待的开除并没有任何影子,她依然一日日坐在柜台前,接待一个个客户,操作程序化的流程。

楚熙媛试探着跟妈妈说:“妈,我想换个工作。”

“怎么,犯了错,你们领导给你小鞋穿了?……让你爸给你们领导打个电话。”

“不是,妈,这份工作我干了八年了,实在无趣,我想换个工作,换换环境。”

“熙媛啊,不是妈说你,你都三十了,别孩子气了,找个好工作那么容易吗?你现在这工作多好,收入高,环境舒适,离家又近,多少人挤破头想挤进银行工作。”

熙媛妈边说话,边应付着两个孩子。大宝叫着“奶奶,我的变形金刚哪去了”,小宝摇摇晃晃地走过叫“奶奶,我要喝水”。两个孩子都是熙媛妈一手带大的,在他们眼里这个世上只有奶奶。上次熙媛的大学同学来家里,熙媛妈让熙媛看顾一下孩子,她去买点菜,两个孩子哭着追着要跟奶奶去,好似他们被抛弃了。同学大笑:“熙媛,你确定这俩孩子是你亲生的?”楚熙媛一脸尴尬,手忙脚乱。

“妈,我不是说现在这工作不好,我是想趁现在还年轻,可以多点选择。”

“你还年轻?你都三十了,两个孩子都大了,熙媛,你已经过了任性的年龄了,可不能再胡闹了。”

瞧瞧,前些天银行出了那档子事,她还说自己尚年轻,找份好点的工作不是难事,这会自己又不年轻了。胡闹?自己什么时候胡闹过?三十了,三十了,三十岁是很大罪过吗?楚熙媛很生妈妈的气,一甩手,回卧室了。孩子们晚上跟爷爷奶奶睡,熙媛的卧室他们很少进入。

霍达已经在卧室里看开电视了,看的是一成不变的新闻。熙媛没好气地抢过遥控板,换了频道。

“哎,哎,干什么?”

“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这么关心国家大事,准备有一天当上七常委之一?”

“看看新闻怎么了?关心国家大事又怎么了。”

“再怎么看,也是混吃等死。”

“谁混吃等死了?你难道有什么伟大的事业了?你不也在混吃等死。”霍达嗓门都高起来了。

这是霍达的忌讳,他自己可以说自己在“体制内混吃等死”,别人却提不得半个字,不然他跟人急。

“你是男人,三十好几的男人了,眼看奔四了,一个男人在体制内十年还没混上去的,那就没什么奔头了,你就准备死守你那点死工资到退休?”这话以前熙媛也说过,不过以前是开着玩笑说的,今天这话几乎是绿着脸说的。

“男人怎么了,男人怎么了,你不也守着你银行的小窗口八年了,怎么着,明天你们科长的位置让你了?”

“男人就该有男人样,你跟我一小女人比,你出息。”

“我是没出息,你嫁我时候我就这样了,怪你没长眼睛!”霍达一摔门出去了。这是霍达的痛点,轻易不能碰触。

楚熙媛坐下来,胸口剧烈起伏。她生自己的气——这架吵得好没来由。

可是熙媛想换工作的心却越来越蓬勃。她开始关注人才网,也去过几回人才市场,她的简历还是很被看好的。

她兴冲冲把几家公司的回执拿给霍达看,让霍达参谋参谋。霍达翻都没翻,张口就说:“熙媛,你来真的啊?你这不是吃饱了撑的,瞎折腾吗?”

熙媛一听就来气了:“霍达,你这叫人话吗?我是把你当丈夫,把你当成一个可商量的人才跟你说的,怎么叫我吃饱了撑的?”

“你说你做着好好的工作,非要找工作,这不是吃饱了撑的,闲得牙疼。”

“你……我都三十了,我为什么不能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为什么不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楚熙媛提高了嗓门。

“什么是你喜欢的工作,哪种生活是你想过的生活?”霍达毫不示弱。

“你……我……”楚熙媛的眼泪已经到眼眶里了。霍达从不对她大嗓门的,这已经是今年的第几次了。看来他对她没感情了,或者外头有人了。楚熙媛逼着自己把眼泪缩回去。她都三十岁了,不能动不动哭。

福建哪家医院主治癫痫
癫痫是怎么染上的呢
癫痫病的诱因有哪些

友情链接:

不忘故旧网 | 家里好多蚂蚁 | 中年失足妇女 | 网络创业网 | 怎么在网上 | 无形资产入股比例 | 年级下册数学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