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无形资产入股比例 >> 正文

【流年】罪恶与亲情(选择征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杀人啦,快跑啊,大家快点跑,要杀人啦!”某超市里,有人边大声喊叫,边拼命往外面跑。人群霎时一片混乱,有几个人相继跌倒,孩子的哭声中夹杂着女人们的尖叫声和男人们的咒骂声。一个满脸胡茬,看上去四十来岁,嘴里喷着酒气的男人正手持一把尖刀在人群后面追赶!这是一个周末,人太多了,大家越是互相拥挤,越是不容易散开。也许是受到了哄乱人群的刺激,本来有选择性追赶的男人,突然不顾一切地把刀往所有能追到的人身上乱刺。这种情形下,接连有好几个人被刺倒在地,却也相对阻碍了男人的速度。一位三十来岁、身材略显臃肿的女人跑得气喘吁吁,刚到超市门口,就被赶过来的男人一把薅住衣领,将女人的一条胳膊狠狠地扭到背后,再把刀往她脖子里一横,眼露凶光地低声喝问:“王晓琳,你还打算往哪儿跑?今天我一定要你的命!”

女人感觉脖子里一凉,急忙用一只手护着自己的肚子,胆战心惊地解释:“大哥,我不是什么王晓琳,我叫黎露,你认错人了,请你放了我吧。”男人低头细看,这才发现女人的确不是自己要找的王晓琳,顿时心里一阵失望。但是,已经杀红了眼的他并没有放弃,在良知与罪恶之间,他选择了后者,于是冲着黎露恶狠狠地说道:“那就是你了,要是再敢啰嗦,我一刀捅死你!”然后,迅速把几个捆成一束的雷管用胶带粘在女人的身上。就在男人扭住黎露的同时,人群已经逐渐散开,有些人恢复了理智,忙着找安全的地方躲避,有胆大的开始驻足观望,也有的在偷偷拨打110。

“队长,刚接到报警电话,说仁乐超市门口有人被劫持!”刑警任贞放下电话,向队长宋学刚报告。宋学刚正在低头查看一叠厚厚的卷宗,听到任贞的汇报立即吩咐:“罪犯什么目的,哪里人,什么背景,劫持人质的条件是什么,这些一定要在短时间内弄清楚,同时找谈判专家到现场,你跟小何分头行动。”

“是!小何,我们走。”听到任贞叫自己,正在整理文件的何秀山放下手头的事情,俩人一起走了出去。

宋学刚收起卷宗,对另一名刑警说:“欧阳,你去通知其他队员,由你开车,马上去仁乐超市。”略思考一下,宋学刚又补充道:“别忘了带上靳风。”

“是,队长!”欧阳春拿起桌子上的汽车钥匙,旋风一样出去通知其他队员,又去另一间屋子喊了靳风,然后上车发动引擎,等宋学刚把卷宗锁进档案柜随后出来,车已经泊在门口等他。

“好小子,我喜欢的就是你这种雷厉风行的劲头儿!”宋学刚拍拍欧阳春的肩膀,由衷地夸赞道。欧阳春咧开嘴,不好意思地笑了。

仁乐超市处于人群密集地带,周围不但有很多大型电器商场,还有鳞次栉比的餐厅、歌舞厅、服装城和菜市场等。假如罪犯要逃脱,随时都可以利用人质作掩护,警察将会投鼠忌器难以放开手脚。即便在各个路口设卡,有了人质做盾牌,罪犯也不会担心通不过。宋学刚查看完地形,问身旁的靳风:“小靳啊,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靳风是警校毕业的高材生,业余时间喜欢画人物素描,不但能够根据描述迅速准确地画出嫌疑人的画像,还特别善于心理研究,这也是宋学刚每次都愿意带他出来的原因。他也看出自己的头儿在担心什么,仔细分析后对宋学刚低声说:“我觉得,大凡这样的人在犯罪前都经过深思熟虑,现在这个时间,应该也吃饱喝足了,所以此刻罪犯兴奋点最高,越是围观的人多,心理压力就越小,等人少了或时间稍微长一些,他肯定沉不住气,但是人质的安全也会更加难以保证。”

宋学刚点点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地说:“是啊,看起来,我们必须要把握好这个度,假如拖得时间太久,罪犯渴了饿了或累了,甚至想上厕所了,耐心就不如现在,做起事来也不会多么的理智。”宋学刚点燃一颗烟,揣度着罪犯的心思,考虑着从哪里下手才会最小的减轻对人质的伤害。

“散开散开,快点散开,请大家不要再继续围观,立刻散开,这里很危险!”一位警察得到疏散群众的命令,在无线扩音器里劝导着周围看热闹的人们,想尽快疏散大家,免得一会行动起来会有所顾忌。

“放开我,快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我怀孕了,不要伤了我的孩子,放手啊!”女人一边挣扎,一边不住地大声喊着,此刻她根本无暇考虑自己,而是一直在担心孩子的安危。男人任凭女人叫骂,始终紧闭着嘴巴,用眼睛盯着对面的警察,在心里盘算着如何能够全身而退。

“刘天青,警察已经把你包围了,你还是放了人质吧,她是位孕妇,快坚持不住了。你也是做了父亲的人,应该明白孩子是无辜的。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平心静气地好好谈谈嘛。”谈判专家冷梅对罪犯喊话,想用孩子打动他的心。经过了解,警方得知罪犯叫刘天青,今年三十九岁,是私家跆拳道教练,两个月前爱人突然自杀身亡,目前跟女儿一起生活。

刘天青一听警方喊出了自己的名字,甚至还知道自己做了父亲,心里明白什么都隐瞒不了,于是痛快地提出来:“好,我也不想跟你们磨磨叽叽的兜圈子,女儿在家里等着我,办完事我还要回去呢。现在,请立刻把一个叫王晓琳的给我找来,我才会放了她,否则,半小时后我肯定会杀了她!”刘天青看起来很平静,似乎把这次劫持当作赶赴朋友的一场酒宴。

宋学刚听他这么说,不经意地往前走了几步问道:“刘天青,你找王晓琳干嘛?这个王晓琳是做什么的,目前在哪里,你们之间究竟有什么过节,我们一概不知,你让我们半小时内把她找来,这怎么可能呢?”刘天青先是一愣,然后沉思了一下,大概觉得宋学刚说得有道理,就点点头颇有耐心地说:“好,我告诉你们,王晓琳是市中心医院的乳腺科主任,她拿了我的红包,却因为诊断失误导致我爱人命赴黄泉。可她不但对此事没有只言片语的解释,我数次找到她们单位想跟院长商谈此事,还遭人回避、冷落和驱赶。更可恨的是王晓琳在出事后迅速去加拿大休假,让我见不到人影。我天天等她,前天终于等到她从国外回来的消息,我在超市买完刀,看到这个女人跟她很像,无意间错抓好人,只要你们把王晓琳给我找来,我绝不会动这个女人一根指头。”

当宋学刚了解到,这又是一起医疗事故导致的恶果,心里非常生气。前些天刚结了一起因为医疗事故伤人的案子,现在又来了。真不知道这些医生是干什么吃的,拿红包,拿红包,就知道拿人红包,拿了还不替人好好办事。想到这里,宋学刚用商量的语气对刘天青说:“就算把人给你找来,又能够解决什么问题呢?假如你愿意信任我的话,还不如你放了人质跟我回局里,该你承担的责任你像个爷们儿样儿去承担,医院那边我着手去调查,若是真如你所说,定会替你讨回一个公道!”宋学刚说的这句话的确出于真心,并没有骗人,因为他自己也非常反感某些医院出了重大医疗事故就用隐瞒实情和拖术对付患者及家属的做法。刘天青苦笑了下,摇摇头回答:“算了,我不是小孩子了,咱们就别玩这样的游戏了吧。我找王晓琳只是想有机会跟她当面锣对面鼓的谈一次,平心静气地谈一次话而已。我只想让她承认,她的误诊导致了一条生命的消失,导致了我的孩子失去妈妈,我失去最心爱的女人,也导致了一个幸福家庭的解体!”刘天青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眼圈也红了,但是他太思念心爱的妻子,孩子太思念自己的妈妈,他一定要为自己的女人讨一个说法!所以,此刻的刘天青并不理智,他选择了不信任,也等于为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宋学刚了解刘天青的心情和感受,也知道自己凭着三言两语不会轻易被他接受和相信,他拍了下脑门转了几个圈,心里既替刘天青着急,又替人质着急。这可是很少有的情况,身为警察,怎么突然就为罪犯着急了呢?可眼下这件事明摆着,刘天青若能立刻罢手,也许还有缓冲的余地,假如他继续执迷不悟,谁也不敢说结果会怎么样。宋学刚想拯救这个心里有了创伤的男人,他不愿意看到他的孩子没有了妈妈,今天再失去爸爸。就在他让谈判专家继续分散刘天青的注意力,同时吩咐人打电话到市中心医院问王晓琳家的地址,然后尽快把人接到现场来的时候,人群突然一阵骚动,一个男人手持一根铁棍大喊大叫地闯进了隔离区,这个意外情况把事情弄得更加糟糕!

“黎露,你怎么样黎露?混蛋,你放开我妻子,有本事和我单挑,跟一个怀孕的女人过不去,还他妈的叫男人吗你,放开她,快放开她!”男人边喊边往前冲,似乎根本就没看见刘天青掏出打火机要点雷管的动作,和他那万念俱灰的眼神。

“我们正在想办法救你妻子,你能不能安静下来,否则激怒了罪犯,谁也救不了她!”欧阳春拉着男人,把他往后推,他真怕刘天青一激动,失手伤了那位孕妇。

“你这么冷静,敢情不是你媳妇吧?”男人瞪着眼,跟欧阳春执拗着,他并不理解警方的苦衷,既要保全人质的安全,又要想办法稳住罪犯。

刘天青见男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那奋不顾身的样子,不由气愤地问道:“狗日的,你再跟狗一样在那里汪汪,信不信我一刀宰了她?我的女人被人害死,谁他妈的站出来替我说过一句话了?啊?谁替我说过一句公道话?我求了多少人,跑了多少地方,可是除了推脱,谁认真对待过我,你们的女人是人,我的女人就不是人了吗?”

宋学刚见情况变得如此不可收拾,心就一直往下沉,本来刘天青就对这个社会怀着仇视的心理,现在这种状况实在不容乐观,万一刘天青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毁掉的就不仅仅是黎露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那么简单了。他只好回到车里向上级汇报,要求派特警来增援。到万不得已,只能采取击毙罪犯的手段,才有可能解救人质,这是宋学刚最不愿意选择的一个办法。不知道为什么,刘天青女儿那可怜的小模样,一直在眼前晃悠,万一,万一事情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孩子该怎么办呢?想到这里,宋学刚疾步从车里下来,耐心开导刘天青:“不,你说得不对,不但你的女人是人,就算一个乞丐的女人也是人。你放心,这件事过后,我要不把你说的那件医疗事故查个水落石出,我就引咎辞职,不配再做警察!你不为别人着想,也该为自己的孩子想想,她现在自己一个人在家里等着你呢,你怎么就执迷不悟呢!”

刘天青想了想,把打火机放进口袋,对宋学刚说:“好,我就信你一次,但是,只要这个男人再喊一声,我就立刻杀了她!”说着把刀子往黎露的脖子里使劲压了压,又提出另一个要求:“一会儿王晓琳来了,我要单独和她谈谈,她说的话你们要记录,最好录音,免得她回头不认账,她要是敢不承认,我就会引爆这些雷管,和她同归于尽。”

宋学刚看对方情绪稍微稳定,就开口说道:“这个你不用管,我会让她说真话的。假如真的是她的责任,她肯定逃脱不了干系。”

黎露的男人低头站在一边不敢再开口,为了不至于再次刺激到罪犯,任贞把他送到车里,告诉他若想女人安全,就乖乖的别再贸然行事。男人领教了刚才刘天青的暴躁脾气,不由诺诺连声地答应不敢再惹事生非,闷头呆在车里不敢再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宋学刚心里非常焦急,但又不能挂在脸上。他得到通知,特警已经悄悄到位,把犯罪分子锁定在射程内,只要得到击毙的命令,刘天青会立时命丧街头!可那起着至关重要作用的王晓琳还没到,时间久了,刘天青难免会按捺不住。击毙罪犯并不是宋学刚心里想要的结果,他只好试着跟对方商量:“你看她一个孕妇,胆战心惊的跟你站了这么久,能不能把你的刀挪开跟我聊聊天,让她也喘息一下,她已经紧张得不行了。”

刘天青看了看黎露,果然松了松手,他有点茫然地问宋学刚:“聊天,我能跟你聊什么呢?”

“随便,你想聊什么都行,或者聊一聊你的妻子。接着啊,口渴了就喝几口。”宋学刚把一瓶矿泉水远远地扔给刘天青,用轻松的语气对他说,他知道此时的刘天青需要倾诉和发泄。刘天青依然用刀架着黎露的脖子,让她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水,居然让黎露先喝了几口,然后自己才喝。他们站在一个死角里,宋学刚研究了好久,认为自己要下手的话,除了从对面,哪里都无法接近他们,看来忙乱中的刘天青还是有一定考虑的。他喝完水,感觉舒服多了,就对宋学刚讲起了妻子的事。

原来刘天青的妻子是位舞蹈教师,叫沈萍。沈萍不但身材一流,长得也相当漂亮,两个人育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叫刘楚楚。可惜天妒红颜,美好的日子在沈萍检查出乳腺癌的那一刻被彻底打破!刘天青记得那天自己正在上课,妻子的电话突兀的响起,他急忙按下接听键:“萍,怎么啦?这个时间打电话,你不用上课吗?”平时夫妻俩感情非常好,从认识到现在,女儿都快四岁了,两个人从来没吵过一次嘴。刘天青对沈萍的呵护,每每另身边的女孩子们嫉妒,即便有那些漂亮的姑娘主动跟刘天青套近乎,刘天青亦是稳如泰山,自心巍然不动!

“天青,我病了,刚才体检查出我得了乳腺病,人家让赶紧去大医院检查,说晚了恐怕不好。”电话里沈萍的声音都在打颤,她紧张得几乎要哭出来。

大连癫痫病专家
哪家癫痫病医院治疗效果好啊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友情链接:

不忘故旧网 | 家里好多蚂蚁 | 中年失足妇女 | 网络创业网 | 怎么在网上 | 无形资产入股比例 | 年级下册数学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