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孕妇咽喉疼怎么办 >> 正文

失踪的新娘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申国强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都是科局级国家干部,家庭条件很好。他二十七岁那年大学毕业,拒绝了父母要他考公务员的要求,结合自己所学畜牧专业,筹资创办了富民饲料厂,主打产品猪、鸡、鱼饲料。他学业、事业有成,父母着急的是他的婚姻大事。

三年后,饲料厂产销两旺,申国强终于答应父母想成家了。申国强一米八零的身高,俊朗魁梧,聪明好学,在读大学期间以及毕业这几年,都有很多姑娘追求,但他一一婉拒了,他抱定的信念就是先立业后成家。父母好不容易等到儿子吐口想成家了,立即利用自己的人脉开始为儿子物色对象。一星期内,申国强与七位姑娘见面,都看不上眼。十天后,有人介绍县医院二十六岁女护士童婉月给他,两个人一见钟情。恋爱十天后,两个人订婚;又十天后,申国强提出结婚,童婉月突然说自己的身份证丢失了,在补办中,大概一个月才能下来。申国强向来办事雷厉风行,说先举行婚礼吧,结婚证以后再补办。童婉月求之不得,愉快地答应了,还主动将医院开具的婚前体检证明交给了申国强,尤其检查结果“处女膜完好”,令申国强特别满意。申国强的父母更为高兴,因为终于在退休前儿子要结婚了,在单位随了这么多年的礼,也能回收一部分了。

新婚燕尔,申国强与妻子童婉月如胶似漆,形影不离。蜜月一过,童婉月开始上班,申国强每天车接车送,童婉月的小同事都羡慕极了!纷纷和童婉月开着半认真的玩笑:“童姐姐,申哥哥有弟弟吗?如果有,要优先给我们牵线搭桥啊!”

这天,是他们结婚的第四十五天。申国强要为外地一客户加工五吨猪饲料,就提前给童婉月打电话说明情况,要妻子下班后自己回家。晚上十时,申国强回到家里,发现童婉月没有回家,于是拨打电话与她联系。可电话拨通后,很快被人为挂掉,再打就处于关机状态。

申国强想,妻子平常工作也不算太忙,或许今晚病人多需要加班。洗漱后,申国强躺到床上,没有妻子可搂抱的滋味不好受,反正也睡不着,就联系上了妻子的同事周燕,周燕告诉他童姐姐没有加班,六点就下班回家了。

不会是岳父母家有事她回娘家了吧?申国强又想到童婉月的二姑,也在县城居住。结果电话打过去,二姑也着急起来;“国强啊,婉月八岁起就来城里读书,一直吃住在我家,老家有事她会先告诉我的,不可能一个人回老家的。她在城里同学多,看是不是去哪个同学家玩了没回?你快找一找吧。”

申国强怕妻子出事,挂了二姑的电话,赶紧通知父母,一家人一起上街寻找,可寻找到半夜仍然没有任何消息。申国强只好又联系了住在乡下的岳父岳母,也被告知女儿没有回家。听说女儿突然联系不上,婉月的父母也慌忙连夜赶到县城,一起寻找女儿。

找了一夜无果,大家心神不定,决定去公安机关报案。就在此时,童婉月回家了。令家人震惊的是,当被问到昨晚她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童婉月竟然抹着眼泪说,自己下班回家途中,被一陌生男子挟持,限制了她的人身自由。也就是说,她昨天晚上被人绑架了。

得知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申国强怒发冲冠,坚持要报警。童婉月倒在老公怀里哭泣着说;“好在那男人是一个醉汉,将我挟持到宾馆,也没怎么样我……酒醒后还认错,放我回家呢。就别报案了吧?”申国强轻轻拍打妻子后背说;“婉月,这人太可恶!不让他长点儿记性,再喝醉了还会胡作非为……一定要报警!”童婉月的父母和申国强的父母,都积极支持报案,童婉月只好随家人一起到公安局报案。

2

公安局刑警大队值班室,突然来了六个人报案。“我妻子昨天晚上被人绑架了!”申国强抢先说道。

有人遭遇绑架,案情重大,值班民警立即将报案人领到讯问室逐个进行讯问。经过讯问后民警得知,报案人申国强称其新婚不久的妻子童婉月昨晚六点下班后被人绑架,早上七点才归,失去人身自由十三个小时。

然而,在民警讯问童婉月时,童婉月称昨晚被一男子挟持限制了人身自由,其他则一概摇头不知。看着童婉月吞吞吐吐又不自在的样子,民警觉得问题并不单纯是绑架那么简单。根据童婉月的表现,民警分析,事情很蹊跷,她似乎在向家人和民警隐瞒什么……随后,民警将申国强和童婉月分开讯问,并对童婉月反复申明法律政策,耐心细致地与她沟通。

民警发现,童婉月心不在焉地听着,面露难色,沉默不语。随后,民警再次耐心劝说,并加重语气说:“你如果不说实话,就结不了案。”又过了一段时间,童婉月觉得再耗下去更难以收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就如实地告诉了民警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她并没有被人绑架,而是和前男友约会去了,当晚还住在前男友的出租屋内。

童婉月说,自己彻夜未归,早上回家后,在丈夫和家人的质问下,情急之中,自己六神无主,只好撒谎说自己被他人绑架,限制了人身自由。随后,童婉月乞求民警为自己的行为保密,不要将此事告诉老公和家人,更不要追究前男友吴书山的责任,她今天来报案是家人所逼,纯属迫不得已。

事情真相大白。民警告诉申国强及同来报案的家人,童婉月并没有被绑架,这起案子警方也暂时不能受理,有什么事回家后你们自行商量解决。

听到民警的解释,申国强大惑不解,好想向民警问个明白。但涉及个人隐私,民警只是笑而不答。申国强见民警态度暧昧,顿感疑惑,也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从民警的神情中,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然而,办案大厅内人多嘈杂,又加上不便追问民警,疑窦丛生的申国强,只好沮丧地带着妻子和家人离开了公安局。

3

三天后,童婉月突然再次出现在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值班室。这一次,情况发生逆转,单独而来的童婉月态度大变。声称自己要告前男友吴书山,因为吴书山两次骗了她十一万元。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民警感到困惑,董某三天前还央求民警不要追究吴书山的责任,现在怎么突然变卦?

随后,民警从童婉月羞羞答答遮遮掩掩又断断续续的表述中得知,原来她的丈夫申国强在上次的事情发生后,并未打消疑虑。申国强和家人多方打探童婉月过去的情况,终于得知童婉月和一个男子一直有着说不清楚的暧昧关系。

申国强和妻子童婉月,二人共同生活还不到两个月,但申国强认为妻子在婚后仍和前男友偷偷约会,行为不检,不再承认她这个妻子,将童婉月赶离家门,并要求童婉月十日内返还结婚送她的十万元彩礼,同时解除夫妻关系。

童婉月此时已经拿不出一分钱了。因为男方送的十万元彩礼,她在婚后第二十五天,就被吴书山花言巧语给借走了。童婉月对民警说,当时这笔钱,是吴书山以要承包某中学食堂为由借走的。现在因为自己与申国强并没有领取结婚证,所以申国强不仅干脆休了自己,还向她追要彩礼,她不得不向吴书山讨要借款,可吴书山不但不还,还玩起了失踪,连面也不敢见。更恶劣的是,吴书山还把他们同居时拍下的裸照,发到申国强的手机上,并扬言,如果童婉月再要钱,就把裸照下载下来张贴到她工作的医院及大街上。

掌握了第一手证据后,民警想通过申国强手机上的裸照,扩大证据链。可童婉月说,她来报案时,曾打电话让申国强一起作证,可申国强说啥也不来,说别恶心他了,他也不想再看见她。

民警通过电话与申国强取得联系后,一肚子委屈的申国强向民警大倒苦水。原来,申国强大学毕业后办厂做饲料,收入颇丰,他的家境也很好,父母都是国家干部,在县里政声颇高。由于自己坚持先立业再成家,所以结婚较晚,几个月前,经媒人介绍,认识了在县医院上班的童婉月,双方很快订了亲,婚前不仅给童婉月十万元彩礼,还应童婉月的要求,在县城买了一套新房子……结果,举行婚礼前他准备和她去领取结婚证,却被童婉月以身份证丢失为由推托,万万没有想到,原来是她外面早已有人。还有,婚前体检也造假,洞房之夜见红,是因为刚好是她的月经期……

民警不便对个人道德作任何评判,只是要求申国强到刑警大队配合调查,不料被他断然拒绝。后来在民警的再三要求下,申国强提出条件,除非童婉月马上归还十万元彩礼,否则他不愿到刑警队丢人现眼。

眼看劝说申国强未果,童婉月便求民警一定要替她讨回公道。童婉月还不停地向民警表示,自己也是受害人,她不但被人骗了钱,现在有家不能回,老公不要她了,娘家父母也嫌弃她。

后来,童婉月的二姑童岚领着她去法院起诉吴书山,想尽快讨回被骗的钱,却被法院以事实不清为由拒绝立案。法院工作人员建议,这种事情还是先到公安部门反映比较合适。

于是,走投无路的童婉月为博得警察的信任,不再对民警有任何隐瞒,将自己与前男友吴书山长达六年的往事全盘托出。

4

往事不堪回首。童婉月的老家在县里一个偏远的山村,交通非常不便。童婉月上学后,一直在县城里跟着二姑童岚生活。二零一零年夏天,二十岁的童婉月刚刚从市卫校毕业。

十月的一天,童婉月一个人在县城公园内看书。正在她看得入神时,一个年轻的男子牵着一个蹒跚学步的女童,出现在她面前。

“乖女儿,你看那位姐姐多喜欢读书啊!”童婉月听到有人在面前说话,从书卷上抬起头来,发现附近就自己在读书,男子指的是自己,她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这时,男子微笑着上前一步问:“你在这儿看书不怕吵吗?”童婉月笑而未答。男子又上前一步说:“可不可以留个电话号码?”童婉月不知所措,嗫嚅着赶紧找借口离开了。

第二天上午,童婉月出门走到小区门口时,一个男子突然挡在她面前。她惊讶地仔细一看,正是昨天在公园和她套近乎的那个男人,原来该男子昨天跟踪她回了家。此时,该男子再次表现出友善的态度,向童婉月打招呼:“美女,早啊!要去哪里?”男子再次索要童婉月的手机号码。童婉月顶不住该男子纠缠,又看该男子很有诚意,着装打扮也很上档次,长相也相当顺看,就把手机号码如实告诉了该男子。

这名男子就是吴书山。随后,吴书山以吃饭唱歌为由,多次邀请童婉月出来玩,俩人的情感逐渐升温,关系也越来越近。几天后,吴书山再次约童婉月出来吃饭。在饭桌上,吴书山告诉童婉月,自己是山东青岛人,但出生在北京军区大院,是中央某领导的外甥,目前在县城搞房地产开发。饭局结束后,二人来到公园一个小树林里散步聊天,重温在这里的相遇相识。聊着聊着,吴书山突然靠过去拥抱亲吻童婉月,见童婉月挣扎着半推半就,吴书山趁热打铁,一不做二不休,抱起童婉月就双双滚在了一旁的草地上……

就这样,童婉月失去了女人的第一次。事后,惊魂未定的童婉月不知所措,而吴书山则发誓将来会给她一个交代。

几天后,童婉月的心情刚恢复平静,吴书山又在一个傍晚约她出去,她犹豫了很久后,还是如约而至。和上次一样,吴书山继续吹嘘他的事业,在话语中不时地带出他在中央当高官的舅舅,并再次占有了她。后来,吴书山变着花样约童婉月到宾馆开房,有时陪到天亮,而童婉月则总是欺瞒二姑,说是去了同学家,聊得太晚怕不安全就没回。

不久,童婉月发现自己怀孕了。可当她让吴书山陪着去医院流产时,吴书山却以工程忙为借口拒绝陪她前往,只是给了她一些钱。童婉月没办法,不敢去自己所在的医院,只能一个人到临近市区一家私人医院做了人流手术。童婉月十分痛心地说,陷在爱情里的女人十个就有九个傻!她在和吴书山交往的六年时间里,竟然为他先后流产了四次,而吴书山一次也没有陪她去过医院。

几年时间里,童婉月一直想结婚,可是吴书山总对童婉月的暗示置若罔闻,既没有承诺也没有交代。时间过得飞快,童婉月转眼已经二十六岁了,父母、二姑也在不停地催促她结婚。去年底,当童婉月再次向吴书山提出结婚时,吴书山却仍然找借口搪塞,说自己的父母出车祸去世了,房地产生意也一落千丈,等自己东山再起后考虑结婚的事也不迟。

可童婉月等不及了。新年初,童婉月经红娘牵线搭桥,与申国强一见钟情并很快举行了结婚典礼。然而,当吴书山得知童婉月已嫁他人时,就千方百计地骚扰,想破坏掉童申的婚姻,还欲长期占有童婉月。不堪其扰的童婉月这时又犹豫了,害怕自己太坚决拒绝,吴书山会对申家故意暴露他们的不正当关系……当听说吴书山事业受挫后,童婉月还主动拿出一万元钱,让吴书山暂时在县城租房住。

童婉月蜜月期间,吴书山又给她打电话要钱,说自己要承包一所学校食堂,需要十万元本钱。在吴书山三番五次催促下,童婉月悄悄地把自己的十万元彩礼借给了吴书山。

第一次到公安局报案前一天傍晚,当童婉月从医院下班后,吴书山在医院门口截住了她,然后俩人乘车去了吴书山的出租屋。当童婉月接到申国强打来的电话时,正骑在童婉月身上作乐的吴书山,不让童婉月接电话,并蛮横地将童婉月的手机关机,让童婉月陪他过夜,还无耻地说要与童婉月也过一次蜜月。

5

吴书山冒充中央某领导亲戚、发裸照、用黑社会名义恐吓……如果童婉月所说的是事实,那么吴书山已经涉嫌严重犯罪。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决定立即对吴书山进行立案侦查。

当天傍晚,民警在县城一学校门口将吴书山抓获。面对民警的讯问,吴书山只是承认自己与童婉月同居玩乐,并没有骗童婉月的钱。民警见吴书山还想狡辩,便将之前在银行拷贝的他取钱监控视频拿了出来。看到监控视频,吴书山低下了头。在铁的证据面前,吴书山如实交代了和童婉月的相识经过。

吴书山其实姓曹,真名曹海泉,本县荒地乡人,平常在县城以蹬三轮车拉客为业。现年四十二岁,已婚,有一儿一女,儿子刚上高中,女儿在小学读书。六年前,老婆从乡下来县城看他,他带着小女儿到公园里玩,初次遇见了童婉月。

因为看见童婉月年轻漂亮,当时他手里有钱,曹海泉顿生邪念,用心良苦地勾搭上了刚从卫校毕业,没有社会经验的童婉月,并精心编造出,自己是中央某领导的外甥、搞房地产开发、结识黑社会朋友等一系列谎言。当民警追问他十万元钱的去向时,曹海泉竟然称自己在回家的路上弄丢了。

民警觉得曹海泉在说谎,就另派人直奔他的老家。经过一番教育,曹海泉的老婆交出了藏匿的那十万元钱。

在抓获曹海泉当天,公安机关就对其作出了刑事拘留的决定。经过侦查,民警发现曹海泉涉嫌冒充中央某领导亲戚及房地产开发商,又以裸照、黑社会相威胁,拒不还钱,已涉嫌敲诈勒索罪。于是,县公安局以敲诈勒索罪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两天后,曹海泉被批捕。后经法院审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之规定,曹海泉犯有敲诈勒索罪,且数额巨大,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

失踪的新娘童婉月,再无颜面对家乡父老,在县医院辞职北上,成为了北漂一族。

武汉癫痫病好的医院
癫痫病手术可以治愈吗
怎样诊断患上了癫痫

友情链接:

不忘故旧网 | 家里好多蚂蚁 | 中年失足妇女 | 网络创业网 | 怎么在网上 | 无形资产入股比例 | 年级下册数学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