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以色列军事 >> 正文

【八一】莞尔一笑(小说·家园)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爸爸,爸爸,我们在这里,快点来抓我们啊……”小女孩儿躲在妈妈的身后,手舞足蹈地对着爸爸笑着、喊着。

爸爸的双眼被一条紫色的丝巾蒙着,他闭着眼睛,听着女儿清亮的声音,判断着妻子和女儿所在的方向,然后伸开双臂,向她们的方向走去,边走边道:“哈哈,我来了,老鹰就要捉住小鸡啦……”

“啊……”小女孩儿一看爸爸向她们走来,立马撒腿就跑,边跑边尖叫着:“妈妈快跑,老鹰来了,哈哈哈哈……”

妈妈拉着女儿的右手,随着女儿的脚步,绕着爸爸跑,最后跑到爸爸的身后站定,双手掐腰,道:“哼,你个臭老鹰,敢捉我家小鸡,想得美!”

小女孩儿的眉眼弯弯,一直哈哈笑着、跳着,她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汗珠,她头上的蝴蝶结一闪一闪的,她身上的花裙子随风飘动着。

“宝贝,别动,妈妈给你擦擦汗。”妈妈一低头,看到女儿满脸汗珠,立马弯腰,准备用一直拿在右手上的小毛巾给女儿擦汗。听着妈妈柔和的声音,身高齐妈妈小腹的小女孩儿,微笑着仰起肉嘟嘟的小脸,让妈妈给她擦汗。

听着那银铃般的声音,爸爸的嘴巴就没合拢过。那绿茵茵的草地上,因着那一家三口的欢笑,而更加美丽。

然而,就在女孩儿正仰望着妈妈慈爱的面容时,突然发现妈妈的身体渐渐变得模糊,仿佛就要消失不见一样。女孩笑弯的双眼随之瞪大,那原本泛着笑意的眸光,被惊慌的神色取而代之。她伸手去抓妈妈的身体,嘴上大喊着:“妈妈,妈妈……”

“妈妈,妈妈……”在女孩儿的惊叫声响起之后,随着“啪”的一声响,漆黑的房间被灯光照亮。开了灯的老人转过身,边伸手去抱睡在床里侧,正挥动着双手,大喊大叫的女孩儿,边轻声道:“莞尔不怕,莞尔不怕,奶奶抱抱……”

莞尔听到声音,睁开了泪眼朦胧的双眼。当她看到眼前是满头花发的奶奶后,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眼眶里滚滚落下。她推开奶奶,爬下了床,打着赤脚,跑到门口,开了房门,便冲向隔壁房间。她打开了隔壁房间的门,便在一片漆黑中扑向房间里的大床,她边往床上爬,边哭喊着:“妈妈,妈妈……”

“肖雅,莞尔哭了,快哄哄她。”床上的男人闭着眼睛,嘴里喊着。

莞尔奶奶追着莞尔到门口,摸索着打开了房间的灯。她见床头柜上放满了空酒瓶,叹了声气,向床边走去。莞尔哭喊着掀开被子,却没有找到妈妈,当即便坐在床上哇哇大哭。

“肖雅,你怎么回事?快哄哄莞尔呀!”男人有些不耐烦,隐忍着头疼,在床上爬坐了起来。就在他刚睁开眼,还没看清眼前的状况时,“啪”一声,一个巴掌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脸上。

莞尔奶奶打了儿子一巴掌后,便慌忙把莞尔从床上抱起,紧紧地搂在怀里。然后回头看着脸偏向一边,正在发愣的儿子,闷声道:“混蛋方梓栋,睁开你的两眼好好看看,看看你把这个家作成了什么样子。好好的日子你不珍惜,偏偏好什么面子?就为了你那虚伪的面子,你老丢下老婆孩子在家,跑出去跟你那些酒肉朋友胡吃海喝。你说说你,我劝了你多少回了?你当初要是听我的,别一喝酒就醉得发酒疯,肖雅也不会出事,我的孙子也不会刚一出世就没了,我的莞尔现在也不会这么可怜。呜呜……我可怜的莞尔……”想到肖雅的去世,莞尔奶奶悲从中来,忍不住哭了起来。她搂抱着莞尔,边哭边道,“都怪我,要是我别回老家一趟,你妈妈和你弟弟也不会被你那杀千刀的爸爸害死。”

“啊……”这时,清醒过来的方梓栋突然大叫着,使劲地用双手扇着自己的耳光。不多时,他的脸颊便被“啪啪啪”地打得又红又肿,他那原本不小的双眼,此刻如两条细缝,细缝里还不停地渗出泪水。一阵猛打之后,他仰头大叫着:“肖雅,对不起,我不该不听你的话,都是我害了你和我们的儿子,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说着说着,他又双手左右开弓,扇起了自己的耳光。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其实只是未到伤心处。目睹了父母和老伴儿先后过世,又眼见着儿媳和刚刚出世的孙子双双丧命的莞尔奶奶,又何尝不知儿子的心里此刻有多痛苦呢?看着儿子如此这般,老人家也不忍心再去责备儿子,只能含泪抱着孙女,转身离开。

酷暑季节,天亮得也比较早一点儿。六点半的时候,莞尔奶奶提着菜篮子走出了家门,快走到小区门口时,迎面遇上了邻居花大婶。花大婶看到莞尔奶奶的时候,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边前后甩动着胳膊慢慢走路,边和莞尔奶奶打着招呼:“莞尔奶奶,出去买菜吗?莞尔那孩子近来好些了吗?”

莞尔奶奶叹了叹气道:“还是老样子,总是半夜噩梦惊醒,一醒就哭着找妈妈,找不到就一直哭,一直哭到累得睡着,这不,刚把她哄睡,我得赶紧去买菜了,不然等下她再醒来,我买菜又还没回来……”

花大婶停下双臂的甩动,靠近莞尔奶奶一步,轻声道:“你家梓栋就不能哄哄莞尔?”

莞尔奶奶叹道:“唉,别提他了!我那儿子现在就像个废物一样,天天悔不当初,可还是天天喝醉,看他那可恨又可怜的样子,我也不想再说他了,让他自己慢慢改变吧!我这把老骨头也只能给他们父女俩做个一日三餐,给他们洗洗衣服了,他们心里的那道坎,还得他们自己慢慢走过来才行啊!”

花大婶道:“现在暑假过完了,前天我孙女已经去学校上学了,你说要是把莞尔也送去上幼儿园,让她跟那些孩子一起去玩,她会不会就能慢慢忘记肖雅的事呢?”

莞尔奶奶想了想道:“你说得也是个办法!我赶紧去买菜,等莞尔起床吃了早饭,我就带她去幼儿园看看。”

“对对对,你赶紧去吧,赶紧的。”花大婶说着话,便推着莞尔奶奶的背,把莞尔奶奶往小区大门外推,直到推着她出了小区大门,才叹了叹气,转身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一大清早,正是一天当中最为凉爽的时候,可是莞尔奶奶却是满头大汗。她一路快速地迈着小碎步,心里思索着该如何安排莞尔,又该如何去唤醒自己那醉生梦死的儿子。儿子如今才三十五岁,以后的路还那么长,再婚是一定的。只是,若是再婚的媳妇儿容不下莞尔,那她就只能将莞尔带回乡下去养着了,若是能遇上个爱屋及乌,会真心善待莞尔的,自然是最好!想着这些事情,莞尔奶奶的心里感觉沉甸甸的,好似有千斤之重压在心口一样。

将近八点的时候,莞尔奶奶刚把早餐做好,正从厨房走出来,突然听到了莞尔惊呼妈妈的声音,便快步往莞尔睡的卧室跑去。她一推开卧室的房门,便喊着:“莞尔乖乖,奶奶来了,不哭不哭啊……”

莞尔被奶奶抱起来以后,依然沉浸在噩梦里。她哭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停下了哭声,却还是一下下地抽泣着,又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了下来。莞尔奶奶这才跟她说:“莞尔乖乖,奶奶给你换上漂亮的衣服,再给你洗洗脸,等吃罢早餐,我们去幼儿园找小朋友们玩好不好?”

莞尔皱着眉头,撇着嘴巴,没有言语,也没有再哭泣,只是任由奶奶给她换了衣服,又被奶奶拉着手,跟着奶奶去洗脸吃饭。她就那样呆呆愣愣地坐在椅子上,奶奶坐在她的对面,左手端着饭碗,右手拿着小勺,一勺一勺地往她嘴里喂饭,她便一口一口地吃着。

莞尔奶奶喂莞尔吃了一碗饭后,自己又匆匆忙忙地吃了一碗饭,便拉着莞尔出门了。

九点半的时候,幼儿园的广播里刚传出幼儿广播体操的声音,莞尔奶奶便带着莞尔来到了幼儿园的大门口。幼儿园的大门是用铁条所焊,站在大门外面,可以将大门里的一切一览无余。这时候,一间屋子里正好走出了一个二十多岁,瘦高个子,穿着一条紫色长裙的女子,那女子看到她们后,便快速走了过来,打开了大门,从大门里走了出来。当她再次看向莞尔和莞尔奶奶的时候,人还未开口说话,脸上便已露出了微笑:“老人家早上好,您是送孙女来上学的吗?请问她今年几岁了?之前有没有上过幼儿园呢?”

女子的声音很轻柔,一双大眼扑闪扑闪的,微笑的时候,两边脸颊各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小酒窝。那微笑着的面容让人看着很是亲切,可是莞尔和她的奶奶在看到这女子面容的时候,眼睛却都在她的脸上定住了。

那女子见莞尔奶奶不理她,只是盯着她的脸看着,感觉有些尴尬。不过只是片刻的闪神,便又微笑着道:“老人家?老人家?”

莞尔奶奶这才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失态了,慌忙勉强挤出笑容道:“哦,对不起啊姑娘。请问你是这个幼儿园的老师吗?”

女子微笑道:“是的,老人家。我叫俞欣,您可以叫我俞老师。请问您是送您孙女来上幼儿园的吗?”

莞尔奶奶道:“是的是的。俞老师你好,是这样的,我孙女现在三岁半了,因为最近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对她影响很大,所以呢,我想请老师多多关照一些,帮帮我孙女,她还这么小,这样子太让人心疼了……”莞尔奶奶说着说着,声音有些哽咽,眼眶一热,眼睛里就溢满了浑浊的泪花。

俞欣一看莞尔奶奶的神色,便知她们确实有困难,慌忙道:“好的好的,老人家您放心,我们作为幼师,爱护孩子,关心他们的身心健康是理所当然的。”她说着话,便蹲下身子,面对着莞尔柔声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俞欣刚说完,莞尔便张开双臂,猛一下扑到她的身上,双手抱着她的脖子,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大声喊着:“妈妈,妈妈,莞尔终于找到你了,呜呜……”莞尔说着,便呜呜哭了起来,泪水从她那闭上了的双眼里,滚滚而下。

俞欣被莞尔的举动惊得不知所措。她的双手抬起,原本想推开莞尔,可顿了下,想了想,还是用双臂搂住了莞尔的身子,左手轻抚着莞尔的头发,右手轻拍着莞尔的背,柔声道:“莞尔,你叫莞尔是吗?你看啊,这里是幼儿园门口,人来人往的,还有小朋友们都在准备做早操了,大家看到莞尔哭闹,会以为莞尔不乖,那可就不好了。我们莞尔是个好孩子,可不能这样哦。”

莞尔听了俞欣的话,慌忙止住了哭声,只是眼泪还没能止住,还在一下一下地抽泣着,带着哭腔,断断续续地道:“妈妈,莞尔……乖,莞尔不哭,妈妈……不要……不要丢下莞尔……好不好?”

“好!莞尔乖乖的,妈妈不会丢下莞尔的。”俞欣柔声说着,将莞尔抱起,对着正用手擦着眼泪的莞尔奶奶道:“老人家,我们先进去再说吧。”说完,便抱着莞尔,率先进了幼儿园大门,莞尔奶奶慌忙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俞欣抱着莞尔,把莞尔奶奶带到了办公室,便对莞尔奶奶道:“老人家,您先坐,我们有话慢慢说。”

莞尔奶奶点着头,坐到了椅子上,对着俞欣道:“姑娘啊,真是对不住,看你的样子应该还没结婚,我们莞尔在外面那样叫你,让你难为情了!”

俞欣抱着莞尔坐到椅子上。她想把莞尔的身子转过来,可是莞尔始终搂着她的脖子不肯松手,最后,她只能让莞尔坐在她的腿上,任莞尔搂着她。她边拍着莞尔的背,边看向莞尔奶奶道:“没关系的。孩子们到了幼儿园,我们作为老师的,就应该像妈妈一样爱护她们,这样才能让他们有安全感,才能让他们接受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

“你真是个好姑娘,好老师!”莞尔奶奶说着话,又用手擦了擦眼睛里流出的泪水,道:“莞尔能够遇到你,应该是老天爷可怜她。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和莞尔的妈妈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就连我刚才都有些恍惚了。”

“啊!”俞欣感到很意外:“原来是这样啊!那莞尔的妈妈呢?”

莞尔奶奶道:“唉!莞尔是个可怜的孩子啊!”莞尔奶奶说着,又流起了眼泪。

俞欣慌忙一手搂着莞尔,一手把办公桌上的纸巾抽出几张,递到了莞尔奶奶面前,然后又用右手轻拍着莞尔的肩膀道:“老人家,您别难过,有什么话您直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

莞尔奶奶用纸巾擦了擦眼泪,又吸了吸鼻子,这才道:“莞尔的妈妈半个月前出意外去世了,连她妈妈拼命给她生下的弟弟,也因为月份不足,没能保住。”

“啊!”俞欣听到这里,心里一紧,不由问道:“怎么会这样呢?”

“唉!”莞尔奶奶流着泪道:“都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喝醉了酒,失手把莞尔妈妈推倒了,害得莞尔妈妈早产,又大出血,等救护车赶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孩子已经八个月了,生下来的时候还是活的……最后,最后还是和莞尔的妈妈一前一后咽了气!那天以后,莞尔就天天晚上做噩梦,每次都从梦里哭醒。”说到这里,莞尔奶奶已泣不成声,俞欣没有说话,只是又给莞尔奶奶递了纸巾。莞尔奶奶呜呜咽咽地哭了一会儿,才道,“我要是早一天回来,莞尔的妈妈也不会就这样走了,多好的媳妇啊!对我就像对亲妈一样,比我那儿子对我都用心。我也是大意了,我就不该惦记着乡下老家的事情,就不该这个时候回去……”

俞欣看着泣不成声的老人,心里很是同情,也很为莞尔的妈妈可惜。她看着老人的样子,想着她应该和自己的妈妈年龄相仿,不到六十岁,可是她的头发却已经几乎全白,想来是经历了太多的苦难,才会如此。她等到莞尔的奶奶渐渐地停止了哭泣,才柔声道:“老人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难过,再追悔都无济于事,我们重要的是要过好以后的日子。莞尔需要您的照顾和疼爱,您要保重身体啊!”

河南治疗癫痫病那的医院好
武汉看癫痫那里好
最新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友情链接:

不忘故旧网 | 家里好多蚂蚁 | 中年失足妇女 | 网络创业网 | 怎么在网上 | 无形资产入股比例 | 年级下册数学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