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怎么在网上 >> 正文

【笔尖】好久不见(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2010年12月6日,晴

宣城的天气很冷,刚好是风起的日子,即使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沐子还是觉得很冷。火车站的人流熙熙攘攘的,一不小心就会有赶车的人重重地撞了你,然后又头也不回地匆忙而去。沐子提着大大的行李箱,小心翼翼地躲避着匆忙的人群。从火车站出来,迎面就是一股带着浓浓的南方气息的湿冷空气,沐子紧了紧围巾。

晴朗的天气,晴空万里,偶有几朵浮云在天空中飘荡着,沐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可惜,空气里已经没有了桂花的香气。沐子遗憾的摇了摇头,眯起了眼,抬起头,又深深地吸了口气。嗯,不过空气里还是有熟悉的味道,是属于轩的熟悉的空气。

轩的城市,轩的空气,轩的曾经。沐子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可是眼角,却是印着浓浓的思念

没想到,就那样过了三年,居然三年。也没想到,在三年以后,我还可以,就这样,站在你曾经来过的地方,走着你来时的路,虽然,我错过了桂花盛开的时节,错过了你说的最美的时节。不过,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良久,沐子慢慢地睁开眼睛,翻开随身带着的小包,拿出一张有些泛黄的纸条,看了两眼,然后又放了进去。提起了行李,沐子往车站外面的街道走去。

车站旁边是很热闹的街道,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沐子一向不喜欢这样闹哄哄的场景,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记得跟轩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一块去逛街,总是沐子先闹着回来的。沐子宁愿两人一起呆在图书馆看着最无聊的专业书,也不愿在川流不息的街上秀着所谓的甜蜜。而每一次这样的时候,轩总会依着沐子,然后说沐子是一只会冬眠的猫。

可是,现在看着这熙熙攘攘的街道,沐子却感觉到了无比的熟悉,有了一种不想离开的感觉。轩,你也曾在这走过,是吗?你也曾在这里,就在我现在走的这一条路上经过,是吗?

沐子拿出了小相机,对着熙熙攘攘的街道按下了快门。小小的镜头里,有着大大的世界:有嬉闹的小孩,有并肩走着的行人,也有牵手同行的伴侣。每个人都看似很快乐,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独有的神色。

轩,你在这的时候,是怎样的神色呢?又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呢?

记得第一次来这,是五年前,那时候刚认识轩不久,沐子就这样鬼使神差地和轩来到了这:轩的家乡。沐子还记得,就是在这个位置,轩拉着自己的手,告诉自己:以后,在这里,会有我们的家,会有我们的一片小天地。然后,我们也可以拉着手,带着我们的木木与旋旋来这,一块儿逛着街。沐子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透过眼前朦胧的街景,仿佛还可以看到当时轩那幸福的神色。

对了,木木和旋旋,那是沐子给他们以后的小孩的名字。因为沐子当时最喜欢的就是王菲的《旋木》,每一次听沐子都会很感动,然后,沐子就会不止一次地跟轩说:以后,我们一定要有两个小孩,一个叫旋旋,一个叫木木。

以后,以后。轩,以后你已经许下了,可是,现在我却找不到你了。我要怎么办?好久不见,你,真的还好吗?

沐子再一次的抬起了头,用力的眯了眯眼睛。轩说过,伤心的时候,抬头看看天,那么,眼泪就不会留下来了。轩,你看到了吗?我很听话,很听话的在你不在身边的时候尽量开心地过着。你说过,我幸福,那么你就会幸福。那么,现在的你,是不是很幸福呢?我说过,我会尽量地幸福,在没有你的地方,开心着你的开心,幸福着你的幸福。我快做到了,所以我回来了,回来告诉你,我很幸福,所以,你,在你的地方,一定也要开心着我的开心,幸福着我的幸福。

沐子穿过那条长长的街,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庙,透过门帘,沐子依稀可以窥见里面有很多很多的人在神灵面前跪拜着。是在祈福吗?还是在还愿?沐子拿起手中的相机,拍下了透过门帘看到的那冉冉升起的缕缕细烟,小小的镜框中能装下多少人的祈祷呢?能承载多少人的愿望呢?

沐子觉得自己突然有些恍惚,或者,应该说记忆有些恍惚。因为,沐子突然不记得,在和轩来过的时候,这,是有着的?或者是,现在才开始有的呢?如果是以前就有着的,那么,是自己当初不够诚恳吗?所以,它才会就这样无视自己的愿望,带走了自己的希望呢?

“妈妈,妈妈,你看,那个姐姐在哭呢?她怎么了?”

就在沐子在回忆中无法自拔的时候,旁边响起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姐姐?是说的自己吗?沐子抬起了手,抹了抹眼睛,手上,是一片濡湿……

“妈妈,姐姐是不是和自己的妈妈走失了呢?我看不到妈妈的时候也会哭的。”孩子的妈妈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沐子就只能听见他们远去的脚步声。

走失?是的,姐姐真的和家人走失了。姐姐和最爱的人走失了,可是,就只是走失而已,你为什么就不能回来,再一次找到我呢?我已经,已经在原地等了好久,可是,你还是没有回来。我等不及了,所以我寻来了,可是,你还是没有来。轩,你还是没有来。

【拿着你给的相片,熟悉的那条街】

2012年12月7日,晴

早晨的空气还是有些潮湿,沐子裹着被子坐在落地窗前。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射进来,照在身上,有着微微的暖。

这是在“云端”最高的楼层:96层。都说,住的越高,就可以越靠近天堂,所以,沐子在来之前就订下了在最靠近天堂的地方,我仍更靠近你吗?

云层在阳光下漂浮着,空气中浮着一点点的小微粒,看了许久,阳光刺得眼睛生疼。沐子推开被子,下床洗漱。简单地套上了衣服,沐子又背上了她那个随身携带的小包,拿出那一张泛黄的小纸条,看了看,放回了包里。

来到相思街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了。宣城难得的好天气,都在沐子来的这几天出现了。阳光透过街两旁的树叶撒了下来,在地上显出了斑驳的影子。沐子就站在影子的中间,树影在她身上画出了许多很迷幻的图案,而此时的沐子,却只是紧紧地拽着手中的相片,紧紧地,就那样拽着。

相思街——宣城最有象征性的街道,许多情侣都会来这里旅行。因为在相思街的中间有一颗很高很高的树——情结,上面结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或怀念,或祝福,或幸福的相思结。传说分隔两地的情侣只要有一方在此树上结了相思结,那么,就可以梦想成真,见到在另一方的情人。

当时沐子来的时候,就一直闹着轩带她过来,可是轩怎样都不肯带她来。因为轩告诉她:我们不会分开,所以不需要思念。我会就这样握着你的手一直往前走,就算过程可能会很苦,但是只要你坚持走下去,那么路的尽头,我也一定会在的。沐子还记得,轩当年说这一些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是怎样的笃定和幸福,可是……

沐子握紧手里抓着的相片,相片上,是和眼前的“情结”一样的许愿树,可是,奇特的是,只拍了一个相思结,那一个孤独的相思结,就那样在风中凌厉地飞舞着,似乎在诉说这些什么?眼前的“情结”,上面的相思结也在迎风飞舞着。

那是沐子在四年前的春节收到的轩给她寄过来的相片,那是沐子和轩从交往以来第一次分开那么久。而在分开的第六天,轩就寄来了这张相片,照片的后面还带了一句话:相思树下说相思,思沐恨沐沐不知。沐子记得,当时的这张相片和诗句,还让回来的轩在自己面前脸红了许久。

“相思树下说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沐子嘴里呢喃着这两句诗句,迈开脚步往“情结”走去。四年前,轩,你在这。四年后,我来了,可是,你在哪?

盯着满树飞舞着的“相思结”,沐子有些迷茫,到底,哪一个是轩曾经思念着自己的时候结下的?是那个飞舞的最狂乱的吗?还是那一个被其他结挡住了,只能微微起伏的?

“小姑娘,你要结一个吗?这树很灵的哦,只要你许下心中所想的,那么,终有一天它会帮你实现的。”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把沐子的视线拉了回来。眼前,是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正带着微笑看着自己。

“小姑娘,相思带就在树的下面,你可以过去结一个,真的很灵。”

“奶奶,你许过愿吗?”

“嗯,许过,在我年轻的时候,虽然它没有真正的带回来他,可是,还是给我留下了他唯一的希望。”老人的声音似乎布满着伤痛,可还是带着一些释然的。

沐子有些茫然,有些不能理解:“那……”

“妈,您怎么又不等我了呢。不是说好让你在门口等我的吗?”迎面走来一个中年男人,快步上来扶住了老人的手。

“我只是想过来看看而已,看看你爸有没有又给我带来些什么而已,走吧,你爸这一回没给我带来什么。”老人摆了摆手,往回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小姑娘,一定要记得许愿哈,你看,他就是它给我带来的希望。”老人指了指身边的男人。

中年男人歉意的看了一眼沐子,然后搀扶着老人渐渐的远去了。

沐子看看了一眼他们远去的背影,然后回转身,往“情结”走去。“情结”的底下,真的挂着很多在轻飘着的丝带。沐子拿起了一根,树干上的小笔筒里抽出一支笔,低头认真写着。然后,抬起了头,吊起了脚,把丝带缠上了“情结”

新结的“相思结”在很活跃地跳动着,偶尔打过身旁那被揪住了的“相思结”,然后,又往前盘旋着,在沐子的眼底不停的起伏着。

轩,“相思树下说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你听得到我的思念吗?你能回应我的思念吗?现在的我,心有些微痛,你能感觉的到吗?这三年来,每次一看到这一张相片,我都会想,当年的你,是带着怎样的心情站在这,给我拍下了这一张照片。是思念吗?是跟现在的我一样的,有点微痛的思念吗?

“相思结”还在飘舞着:相思树下说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而沐子的手中,那一张有些破损的相片也在随着风在微微的飘动着:相思树下说相思,思沐恨沐沐不知。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

2012年12月8号,阴

在“云端”的不远处,是一家露天的咖啡屋。此刻,咖啡屋里只有少许的人,轻缓的音乐在整个空间里回荡着,偶尔有风吹过,会带来宣城特有的寒冷。可是,此刻正在咖啡屋的边上坐着的沐子,却莫名的感觉到了一种温暖。

漫不经心的搅着手中的小勺子,沐子看着杯里的白色沫沫就这样随着自己的搅拌隐了下去,而后,又浮了上来,像一个调皮的小孩在跟着自己在玩捉迷藏。沐子不禁嘴角带上了一丝的笑意:轩,你以前老说这样玩的我是一个小孩,是一个怎么样都长不大的小孩。我就是喜欢当你的小孩,当你永远也长不大的小孩。我还是依旧如此,你呢?你在哪?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沐子的旁边,坐着的是一对小情侣,小情侣好像在闹别扭,男生在拼命逗着女生,而女生,则是别扭地把头转向了一边,装作爱理不理的样子。可是,沐子的嘴角浮上了一丝微笑:看,那女生的眼角,明明就是怎么藏也藏不住的幸福笑容。

沐子的笑还没有达到眼底,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也是这样的场景,也是这样的小咖啡屋,轩,你也是这样地哄过我,是吗?

沐子记得,当时是因为轩回家了三个月,却没有打过一次电话给自己。就在自己急得想飞过去找他的时候,他又回来了。然后就是这样地追着自己,一直在逗自己开心。而当时的自己,也是这样的,带着幸福的笑容,在爱理不理着。

沐子突然感觉到心里有一种钝钝的痛。当时的自己怎么只顾着生气,或者是,只顾着沉浸在轩又回来了的愉快中?却从没想过,从来不愿意离开自己的轩怎么可能会就这样一声不吭地就离开了?怎么可能离开了一点联系都没有?而且,自己为什么没有发现,回来的轩已经有着什么样的不同了呢?

沐子紧紧地抓着手中的小勺子,杯里的咖啡在沐子的摇晃下晃出了些许,在沐子的宝色羽绒服上跳出了一小串的土灰色点点。可是,沐子依旧没有任何的察觉,只是失神地望着远方。

也许是沐子的注视太过显眼了,也许,是沐子的容貌太过耀眼了。那本来还在嬉闹中的情侣停下了动作,女生眼角的笑意也隐去了,换上的,是不安的警惕。女生用不安的眼神看着沐子,又看了看自己的男朋友。而她的男朋友,也在她的视线下朝沐子看过来。

沐子回了回神,超那个紧张不安的女生笑了笑:“你们,可以过来一下吗?”

男生明显的很热心的想过来,可很快的,就被自己的女朋友拉住了:“别去”!

沐子愣了愣,看了看女生,又对她笑了笑:“我只是想问一下,这个地方在哪?我的腿不方便,坐太久了就不好起来了。”

女生听了这个,明显的松了口气,柔柔的笑又浮上了眼角。赶紧松开了拉着男生的手,欢快的跑了过来:“哦。我来帮你看。我可是从小就在这长大的,这几乎没有我不认识的地方。”

沐子一听,赶紧递过手中紧拽着的泛黄的小纸条。

“好久不见?这个地方好早以前就关门了。”

砰!沐子手中的勺子在听到这一句回答后就掉了下来,溅起了一圈的小涟漪。女生很诧异地看了一眼沐子:“对啊,在三年前就关门了。听说好像是因为店长的双胞胎哥哥出事了,所以他们一家就把店给迁到别的地方去了。”

治癫痫病科哪家好
焦作癫痫病医院最好
脑外伤得了癫痫会影响寿命吗

友情链接:

不忘故旧网 | 家里好多蚂蚁 | 中年失足妇女 | 网络创业网 | 怎么在网上 | 无形资产入股比例 | 年级下册数学公式